主页
分类
> 重生小说 >

美人师兄在上 作者:非祈(下)

Tags:重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复仇虐渣

第五十二章 
  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明日便是订婚典礼,一大早各大世家的掌事都陆陆续续到齐了。
  崇灵岛多年来都十分低调,不比常氏山庄和温家招摇。但没想到区区一个订婚仪式,还能搞得如此大排场,连久不出山的一些老掌门都亲临了。
  按照江陵的规矩,订婚的仪式同成亲一样正式,虽然只是两家定下的一个盟约,但跟成亲没什么两样,轻易不能毁约。
  在订婚的前一天,姑娘家只能待在房间了,不能与外人接触。所以从昨夜的晚饭后,温璨就再也没见过顾泱泱出来了。
  小姑娘因为云涟亲自来参加她和别人的订婚典礼,还大闹了好一场,哭哭闹闹的说她以后也不能嫁给云涟了,看起来伤心极了。最后还是被崇灵岛主亲自拖回去,管教了一番,才安静下来。
  温璨看了眼身边始终沉默不语,淡然安静的人,心里不免同意,如果他是个姑娘家,应该也会这么喜欢云涟的吧。
  一想到不能成为这个落世谪仙的身边人,温璨就觉得可惜。
  各仙门世家齐聚前厅,袅袅的梨花香伴着众人寒暄的话语,云涟静立一侧,四周围满了人。
  “此番凌清君亲自下山,倒是我等未曾想到的,还是顾家主面子大,能得仙门世家齐聚,想必明日的订婚仪式,也定能一切顺利。”
  “谁说不是呢,凌清君高洁,又是我仙门佼佼,修为出众,我那没出息的弟子能入清玄山,得凌清君点拨一二,也算是他毕生之幸了。”
  任他们吹嘘的天花乱坠,云涟也只颔首垂眸地应一句:“陈掌门客气。”
  仙门世家齐聚的机会不多,以往但凡能聚齐,必定是什么比试的大场合,各家端坐其位,也无暇与旁人闲谈,更别说能有机会靠近云涟了。
  身为第一仙门的大弟子,离淮仙尊唯一的徒弟,云涟的一切仿佛都能引起旁人的注意。即便不知他的身份,但看那一身白衣翩然,如一只高傲的仙鹤立在众人之间,出挑的耀眼,便也可窥其地位不凡。
  温璨缩在角落里,抿了一口茶,满含笑意的看着被人群团团围住云涟,他一手端在身前,嘴角微抿,一副无奈又无所适从的样子,逗笑了温璨。
  这家伙绝不是如表面那般淡然清冷的,眼下心里指不定怎么骂这些家主废话多呢。
  几个家主掌门聚在一起,正说得起劲,不知谁提了一句:“不过就是可惜了,赤城山此次无人可来,不然也好让他们用洗灵术给两位新人求个顺遂,若是老掌门还在的话……”
  “谁说不是呢,赤城山老掌门最是精通此术,以往世家的新人成亲都要专程请他老人家去求个福气的,这传统竟然说断也断了,不知是福是祸。”
  “哎,陈掌门可不好在这儿说晦气的话,这事你我都不甚了解,谁也断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若真要论断个是非出来,怪只怪,老掌门野心勃勃,都已经这般身份地位了,还存着飞升成仙的心思,结果反而害了自己和赤城山。”
  赤城山老掌门年岁已高,若是按照修仙界的规矩来,他这个时候就该安稳的做他的老掌门,颐养天年,即便修为不再进阶,也还能安稳的活个百年。
  但谁曾想,他竟然动了《参同契》的心思,这就不应该了。
  《参同契》是仙门里的一个忌讳,谁都不敢明着提,但谁的心里都还想着,大家心知肚明。
  来修仙的人,为的不就是这么个长生不老,飞升成仙嘛,但若按正经的修仙来,能真正达到那个境界的,屈指可数,所以一旦他们知道有捷径能走,就谁也不愿意再埋头奋进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离淮仙尊修炼以先,《参同契》是被老祖宗视为洪水猛兽的禁书,无人敢轻易碰。
  捷径好走,也不好走,古往今来,多少修士死在了捷径之下,还不知悔改,后来者趋之若鹜,将修仙界搞得一团污秽。
  那叫陈掌门的,被噎了一口,只能附和着连连称是,也不敢再提。
  几人正闲谈着,这时顾家主才姗姗来迟,上前和几人寒暄了两句,眼见众人无暇顾及他,云涟便趁机抽身离去。
  温璨放下手里的茶盏,立马跟上,走出了前厅,讨好的唤着:“大师兄,大师兄你等等我啊。”
  昨晚他狗脾气上来,不知死活的惹了云涟,导致今儿一早到现在,客人都来了几拨了,云涟还是没理他一句。
  云涟前脚刚迈出前厅,温璨后脚跟上,他一个急刹车停了脚步,温璨没注意直接撞上了后背,撞的眼冒金星。
  云涟看着瘦,可身板还是很硬的,骨头架子似的,比温璨这手无缚j1之力的不知道强多少。
  “大、大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
  温璨还想说什么,对上那一双微凉的眼眸,反被一个眼神瞪了回来,于是他只好悻悻地缩回去,看着云涟大步离去。
  这下可真是玩脱了。
  他上辈子狗脾气那么大,天天指着他鼻子骂,也没把云涟惹到这样生气,怎么昨晚就那么几句话,反而还惹毛了?
  这人一向淡漠如水,波澜不惊,好像什么事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一样,温璨一直以为云涟没有脾气,没有喜好,已经提前感受没有七情六欲的神仙日子了。
  谁曾想,他竟然还有本事惹天仙生气,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前厅外的长阶下,顾怀玦在指挥着船上搬来下的贺礼,常松霖撑着脑袋坐在长阶上,温璨走过去跟他一起坐下。
  远处十余条船只整整齐齐的停在码头,入眼,除了几条跟着世家来送贺礼的,其余全是常氏山庄带来的聘礼,如此大的排场,不知道的还以为常氏山庄马上就要搬进崇灵岛了。
  按理说,两家成楠*枫亲都是在男方家举办仪式的,这把仪式办在女方家的还是头一回见,不过常家对这种世俗礼节一向不太在意,整个家风也都跟常松霖一样不羁,也算是给足了崇灵岛面子。
  看见温璨来,常松霖哀怨的叹了口气,温璨也紧跟着叹气,然后常松霖斜眼瞥他:“你愁什么,又不是你成亲。”
  温璨白了他一眼,他要是真成亲还好了,就不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我觉得,我好像有病了。”
  听温璨开口,常松霖放下手,一副讶异的样子看他:“你才这么觉得啊?你难道不知道,整个仙门世家都早就这么觉得了吗?”
  温璨撇了撇嘴:“我说的不是那个,是……哎呀,说了你也不懂。”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一个男人说,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不管谁听了,一定都会觉得他有病的。
  尤其常松霖咋咋乎乎的X1ng子,知道他胆敢觊觎凌清君,保不齐还得给他一剑,让他醒醒脑子。
  常松霖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懂不懂?”
  温璨想了想,问道:“你不是一直拿云涟当偶像吗,那我问你,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喜欢?”常松霖摇摇头,“你说的是崇拜吧,那当然是崇拜他厉害了。我最佩服他修为出众,剑法卓绝,年纪轻轻就是仙门世家弟子一辈的魁首了,还有了旁人无法企及的尊称。”
  “你知不知道「凌清君」这个尊称有多厉害,可不是哪个仙门大弟子随便修行两年就能有的,仙门之中有多少资历地位比他高的,都还没这个资格称一声君呢。所有人都说,他有飞升的命格,将来会是第二个离淮仙尊。”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