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重生小说 >

美人师兄在上 作者:非祈(上)

Tags:重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复仇虐渣

  美人师兄在上
  作者:非祈
  文案
  温璨一直以为,他和那位风光霁月的大师兄是死敌,互看不顺眼的那种。
  他看不上人家清冷孤傲,人家看不上他泥潭打滚,云泥之别。
  直到他手执一柄魔剑,被仙门围剿,死在了穷凶极恶的骷髅地。
  是他那嫉恶如仇的大师兄,站在整个仙门的对立面,为他马革裹尸。
  再睁眼,温璨重生了。
  他回到了自己还没遇见那位师兄之前,上辈子所有的恶意都还没开始,他打算留个好印象。
  彼时,那位师兄还是清冷自持的落世谪仙,但他还是在一众天赋异禀的弟子中,亲口点了温璨。
  问他:“你愿意拜入门下,做我的师弟吗?”
  -后来,有人不服他:“你说,你凭什么能做云涟大师兄的师弟!”
  温璨想了想:“可能,他就喜欢我这个调调的吧。”
  他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着,还能入不了云涟那木头人的眼?
  他原本是回来报仇的,却在夜深人静准备出门的时候,看见了一束天光。
  天亮了,他放下了只能藏在黑暗中的武器,拥抱了光明。
  【傲娇高冷美人攻X死皮赖脸疯批受】
  *这大概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强强双打,前期受是真柔弱,后期装柔弱。
  *美人师兄在手,天下我有,报仇什么的哪有师兄重要。
  *人设大众,文笔小白,练笔,写的不好,请多担待。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复仇 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璨,云涟┃ 配角:专栏求预收┃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兄,我喜欢你
  立意: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感受世界的温暖
 
 
第一章 
  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修仙地界上,四处是钟灵毓秀的仙山幽谷,灵气丰蕴。
  但有一处,穷山恶水,让人望而生畏。
  多年以前,无数的残尸骸骨堆积而成一片荒野,但凡踏进去的生人,都没有能完整出来的,没人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人们对它敬而远之,甚至将其称为「穷凶极恶骷髅地」。
  骷髅地里埋葬着数不清的生魂躯壳,古往今来,没有一个能留下名字。
  温璨站在骷髅堆起的小山丘上,背后是雾色y1n冷的残垣断壁,他手持一把沾满血的长剑,剑身黑色的纹路被血迹掩盖,几乎已经分不清了。
  “温以均,交出灭邪剑和《参同契》,我们或许会饶你一死!”
  温璨,字以均,以前他最喜欢自己的名字,觉得好听,到哪都要郑重其事的介绍一番,仿佛生怕别人记不住似的。
  如今从那几人口里喊出来,他只觉得恶心,脏了他的名字。
  温璨执起长剑,问道:“这东西是你们的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面面相觑。
  “既然不是,那你们凭什么以为,我会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们?还是你们各位觉得,谁有本事能从我手里把东西拿走?”
  温璨掀起眼皮,抬起袖子擦了把脸颊上的血迹,鲜红的血色很快浸入黑袍袖口里,然后消失不见。
  他平生最讨厌染血,却总是无可奈何的沾上许多人的血。朋友也好,亲人也罢,所有他曾经看重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站到他的对立面,然后义正言辞的指责他的不是。
  他早已经习惯了,可是偶尔还是会自嘲的笑笑,然后继续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见温璨软硬不吃,那群口口声声要讨伐他的仙门之人更加愤恨不已,既想执剑手刃了他,又顾忌他手里的灭邪剑,怕温璨被b1到绝境,会选择玉石俱焚。
  他本就是个疯子,被b1急了,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于是,有人开始出声劝慰他了:“温以均,你好歹也是世家子弟,仙门之首清玄山的弟子,与妖邪为伍,就不怕失了兰溪温家和清玄山的颜面吗?”
  温璨手持灭邪剑可召唤妖邪一事,整个仙门上下都知道,此番围剿,除了清玄山放言绝不插手外,几乎有头有脸的仙门世家都聚集在此。
  兰溪温家作为世家之一自然也躲不掉,尤其被讨伐的那位还是温家的二公子。
  以为他会顾及温家的面子,掂量自己的所作所为,谁道温璨却突然笑出了声:“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吧,我早已被温家逐出家门了,从今以后,兰溪温家只有一个大公子温子豫,再没有什么二公子。所以,你们觉得我还会怕失了谁的颜面吗?”
  温璨永远不会忘记,温家家主在将他逐出家门时说的那句话:“我温家没有你这样的逆子,我也从来没有认过你这个儿子。”
  然后他撇开眼,没再看那一片墨色的衣袍。
  众仙门世家像是没想到温家会如此决绝的撇开关系一般,以往他们都知道温肃最讨厌他这个二子,但没想到能做到这么绝,竟然当众把温璨逐出家门。
  原本他们还想打个亲情牌,让温璨有所顾忌,束手就擒的,眼下看来是用不上了。
  温家划清界限,清玄山放言不管,眼下若要想抢夺《参同契》,就得靠他们自己了。
  一片死寂后,终于有人开了口:“温以均,你莫要嚣张,你与妖邪勾结,伤我万径山数十名弟子,不除你难平众怒!如今你已是强弩之末了,今日我们布下天罗地网,纵然你有通天之术,也插翅难飞!”
  “好啊,那便来吧。”温璨理了理袖子,把染血的袖口藏进外袍里。
  沾血的衣衫隐入雾色中,身后雾气越来越浓厚,几乎要将他们淹没其中,温璨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一手扬剑,一手举书,明晃晃的在众人眼前晃悠。
  “既然无理可讲,那也就不必再说了。《参同契》和灭邪剑如今就在我手里,所以诸位是打算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一抬手,将《参同契》往天上一抛,簌簌的狂风卷动着飞舞的纸页,吊着一众仙门之人的心都揪了起来,生怕那薄薄的册子被狂风撕碎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你们那么想要这东西,那不如就跟它一起毁了吧!”
  微凉的嗓音回荡在骷髅地里,卷起雾色,透着森森寒意。
  灭邪剑起,则妖邪肆意。
  无数的白骨破土而出,凄厉声响彻天际,温璨赤红着双眼,将所有挡在他面前,不知死活的人全部掀飞。
  他早已没了理智,他只想让这群人跟《参同契》一起毁灭。
  “温璨!”
  就在温璨几乎走火入魔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嗓音叫住了他。
  温璨回过身,隽秀的侧脸沾着血迹,他眨巴眨巴眼,已经不太看得清那人的模样了。
  只依稀觉得那是一道如谪仙般的身影,仿佛踏云而来,出尘孤冷,记忆里他始终冷着脸,不带一丝表情,满脸写着生人勿近的孤傲。
  可为什么,他刚刚好像看见了那人眼里喷薄而出的怒意和……
  一丝心疼。
  “大师兄,你也是来杀我的吗?”温璨抬眼,消瘦的身形微微打晃。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