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穿越小说 >

穿到古代种田养猪 作者:发迹兽(上)

Tags:穿越时空 系统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文名:穿到古代种田养猪
  作者:发迹兽
  简介:
  苏梧带着系统穿到了一个因不能生子而被赶出家门的哥儿身上,
  不仅父母不喜,村民不爱,人还有些精神失常,
  强抢受伤汉子,威胁还小孩子,最后还想趁汉子受伤生米煮成熟饭,
  最终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魏崇凌:“别碰我!不然杀了你!”
  苏梧立马举起双手:“大哥,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为了弥补原主过错,他收留两兄弟在家养伤,
  一分钱没有,还得弥补原主犯下的错误,养活家中这一大一小,
  出去打工赚钱,开垦别人不愿意要的地,养殖别人都不愿意养的猪。
  村中没人看好他,一个哥儿不好好在家伺候汉子就知道瞎折腾,
  出去打工赚了不少钱,无人愿意开垦的田地一年后丰收了,没人乐意养的猪被各地的人疯抢,供不应求。
  茅草屋变成了大房子,厂子一间间的开了起来,以前不看好他的人,如今都在他家厂子内做工。
  而当初死不愿意让他碰的汉子,如今正睡着他的被窝里给他暖床被。
  护短受vs瘸腿攻
  注意:没有生子情节!没有生子情节!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梧,魏崇凌 ┃ 配角:魏崇承 ┃ 其它:种田,小门小户
  一句话简介:种田养猪来致富
  立意:勤劳努力脱离贫穷
 
 
第一章 
  深秋的晚风呼呼作响,茅草屋内四处漏风,抵在门口的木桌吱吱呀呀坚持着。
  炕上,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拿匕首抵在了另一男子颈脖处,两人身边还躺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小孩。
  “大哥,你先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苏梧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把地府掀翻了,不然也不至于刚意外去世,就一脚被黑白无常踹到这儿来。
  脑中的记忆还未消化,就要先面临生死问题。
  “别以为我真的没力气杀你,无非最后同归于尽罢了。”男人凶狠的眼睛,犹如一把利刃刺过来。
  苏梧举起双手:“大哥,你别想不开,你想啊,你要是死了,让那个小朋友怎么活是吧?咋们先把刀放下如何?”
  说着他伸手想要拿掉放在自己颈脖处的匕首。
  “别碰我!滚下去!”男人指着床下。
  苏梧吓得再次举起双手,蹭着床沿挪到床下,远离男人站在了房门口的木桌旁。
  “你要敢上来一步,我绝对杀了你。”
  男人看着他,回头又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的小孩,最终体力不支的摔在炕上,手中的匕首却依旧紧握着。
  苏梧靠着木桌松了口气,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拿刀抵着他脖子,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也是够倒霉的,好好在乡下经营小超市,结果飞来横祸,一辆车撞进了他的小超市连带着他也被撞飞了。
  当场死亡不带一点喘息机会,黑白无常带走他时都直摇头。
  原主记忆已经全部变成了他的,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让他怀疑自己前世的记忆是否真实。
  要说原主可以用一句话来介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原主从小因哥儿痣不完整,被家人嫌弃无法生子,天天骂他是不男不女不哥儿的怪物。
  去年妹妹说亲的年纪到了,家里担心他会影响妹妹说亲便把他赶出了家,只给了他一间破败的茅草屋。
  这样的家庭和环境,导致原主X1ng格有了残缺,变得十分的偏执。
  他偏执的结果就是将炕上躺着的两人带了回来,并且b1迫人家和他结亲,要不是男人手里那把匕首,他早就将人给办了,这也是刚刚男人为何和如此激动的原因。
  苏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更不知道原主去了哪里。
  可有句俗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这安,目前看来是有点奢望了,原主留下的烂摊子他还得收拾。
  炕上的男人,眼皮都已经在打架了,却依旧坚持盯着他。
  苏梧明白,他不闭眼,男人绝对能和他死磕到天亮。
  他被刚刚那一吓早没了睡意,可炕上男人身受重伤,再不好好休息,明天可能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这间屋很小,除了炕以外,没有任何可以休息的地方,他只能自己缩在门口的木桌下闭上眼睛,顺便安静的消化一下脑中的记忆。
  这个朝代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叫恩朝,如今玄荣四十年。
  他身穿的主人姓苏,家中排行老三,没有名字,村里人都叫他苏哥儿,是个只有半个哥儿痣的哥儿。
  哥儿,一个让他感觉陌生的词,不过根据记忆明白,这个世界不只有女人和男人,还有第三类X1ng别,就是哥儿,哥儿拥有男人外表,又有女人可怀孕的特征。
  他们的特征就是手腕内侧的哥儿痣,从他们出生便会有。
  哥儿身体不如男人强壮,也不如女人易受孕,导致许多人家都不喜哥儿,以至于哥儿能顺利长大的就少之又少。
  原主能顺利长大也是托了那半颗哥儿痣的福,他力气比普通的哥儿大了不少,下地干活一把好手,这让原主的父母有了留下他的理由。
  想到这儿时,他突然感觉到前路一片黑暗。
  苏梧再睁眼已经天亮了,风也停止了。
  屋外是狗叫、人声、孩童四处奔跑的声音。
  伸了个懒腰,正好和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对上。
  眼睛的主人浑身紧绷,警惕的看着他。
  “醒了?”
  小孩儿瞪了他一眼,回头推着旁边的男人:“哥哥,醒醒,天亮了。”
  推了许久,男人一点动静也没有。
  小孩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你醒醒!”
  说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最后越哭越大声。
  苏梧见状立马上前,却被满脸泪水的小孩挡住:“不准碰我哥哥!坏人,坏人,不准碰我哥哥。”
  小孩还在防备他,可此时已经没法管太多了,伸手摸了男人的额头,滚烫。
  不行,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穿鞋。”苏梧将小孩抱下炕,弯腰将炕上的男人背起。
  叮当一声,男人手中匕首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小孩儿,床后地面石头下有个钱袋,去拿。”
  小孩儿被抱下床后就一直哭,看到哥哥被坏男人抱起来,立马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坏人,放开我哥哥,呜呜呜,你放开我哥哥。”
  苏梧深吸了一口气,将小孩推开:“穿鞋,拿钱,不然你就看着你哥哥死在这里吧。”
  小孩抹着眼泪,抬头看着他,确定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又看已经一动不动的哥哥,穿鞋爬到床下找到了钱袋。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