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耽美小说 >

学姐不许再装A了 作者:醒也思(上)

Tags: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 校园 主攻

 文案:
  虞悄十八岁那年,发生了三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
  第一,她竟然分化成了Alpha?
  第二,那位身为高岭之花,全校梦中情人的白月光学姐竟然是个O装A,还总是来撩自己……
  第三,她和学姐在一起了!
  -
  谢不菲见到虞悄的第一眼,就对她起了兴趣。
  她心想,这女孩子看起来好乖。
  我想拉着她一起变坏。
  温柔靠谱控场好学生Ax伪高岭之花腹黑诱受O
  Alpha没器官
  年下,1v1,双初恋
  虞悄x谢不菲
  内容标签:年下,情有独钟,甜文,校园,现代,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悄,谢不菲┃配角:好多┃其它:。
  一句话简介:意外发现学姐O装A怎么办?
  立意:诚信做人,互相尊重,弘扬真善美
 
 
第1章 
  “A305是吗?你的外卖到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动静,号码主人潦C_ào地应了一声,就匆匆挂了电话。
  虞悄蹲在地上,用手拨弄着装外卖的塑料袋,听着耳边传来嘟嘟的忙音,她放下了手机。
  傍晚,天色微暗,宿舍楼下一片安静,大概人都在食堂吃饭,这里显得冷寂许多。
  只有一个高个子的女生站在绿化带旁边,低头看手机,似乎在等人。
  虞悄不自觉地盯着她发了会儿呆,后知后觉好像不大礼貌,于是移开了视线。
  腿蹲得有些酸麻,她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缓缓地站了起来。
  手机上显示18:05,已经过去五分钟,那人还没下来。
  呼吸间,白雾飘满眼镜。国庆刚过,气温仍然有些炎热,虞悄把口罩拉到下巴上,露出巴掌大的脸,挺翘鼻子水涔涔的,额头上也全是汗。
  又过了五分钟,宿舍铁门被打开,身着睡衣的女生捏着校园卡慌慌忙忙冲出门来,一阵左顾右盼。
  虞悄连忙朝她招手:“这儿。”
  女生小跑过来,露出一口白牙,脸上全是歉意:“不好意思啊,刚才在打渡劫局呢,忘记停下来了。”
  虞悄有点听不懂,仍然平静道:“没事。”
  “嗯嗯,那你辛苦了……”女生接过她手上的塑料袋,“那……我先上去了?”
  “好……哎,小心!”抬手太快,虞悄来不及阻拦她,塑料袋左右大幅度摇晃,那汤水大概装的不够严实,洒了一半出来,泼了她一裤腿。
  女生拎着塑料袋直接傻住了,手足无措:“啊,我、对不起!”
  虞悄拧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没关系,你先上去吧。”
  “有没有烫到你啊?”女生把裤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一片纸巾,只得干巴巴地问道。
  虞悄摇头:“没有。”
  女生再三询问,得到她肯定的回答以后,这才一步三回头,满脸愧疚地上去了。
  虞悄等她走后才蹲下来,撩起裤脚,小腿一块的皮肤有点泛红,这汤大概是刚出锅的,却是有点烫,但也没办法,只能自然倒霉。
  她揪着裤角,眉毛苦大仇深地纠结在一起,思考着应该就这样s-hi漉漉地走回去换条裤子还是继续送外卖。
  “要纸吗?”
  “不用了,谢谢……”虞悄下意识地拒绝,又一愣,抬起头,一阵香味飘向了她。
  清清淡淡的,有点甜蜜,像是花的淡香。
  一双腿立在她身前,那腿笔直细长,包裹在修身的牛仔裤里,赏心悦目。
  虞悄推了推眼镜,呆了一下。
  是那个等人的高个子女生。
  “拿着。”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虞悄,说。她掌心向上,宽大的衣袖抖露出一段细白的手腕,干净的掌心中间摊着一包纸巾。
  她一定习惯了发号施令。
  虞悄默默地想,把递来的面巾纸收下了:“谢谢。”
  那女生看着她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挑了一下眉毛。她的眉毛很细,像虞悄从前在老家河畔见过的袅袅的杨柳叶,眼尾微微上翘,又像一种狡黠机敏的动物。
  ……会是什么动物呢?
  虞悄低下头擦裤脚,再抬起头时,那高个子女生已经不见了。
  她只好把一整包的面巾纸收了起来,拎起塑料袋继续往下一家赶。
  等待人取外卖的过程中,虞悄走神,又想起那个高挑的女生,不着边际地下了结论。
  ……好像有点像狐狸。
  s-hi漉漉的裤脚风干以后黏在脚踝上,有些难受,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就这样送完所有外卖,虞悄回到食堂,把帽子和围裙还了回去。
  她伸了个懒腰,缓缓走进A栋宿舍楼,在推门之前,就听见了姚如冬又尖又细的声音。
  宿舍一共住着四个人,姚如冬、陆芸和她同一专业,苏琦雪是另一专业,选择走读,已经有些r.ì子没见到了。
  “芸芸,我跟你说啊……哎,小悄回来了?”姚如冬耳尖,听到开门声变倏然转过了头。
  虞悄走进来,点点头,把书包放到座位上。姚如冬扑了过来,圈住她的脖子。
  “小悄小悄,今天累不累?”
  虞悄的眼镜被她压歪了,推了一下,没推动,只好说:“不累。”
  “我们小悄就是努力。”姚如冬揉了揉她的头发,像哄小孩儿似的说,“不要累着自己哦。”
  陆芸开口:“你一个天天打游戏的没资格说这话。”
  姚如冬撇了撇嘴,松开虞悄,面朝陆芸叉腰:“我也想努力嘛,可是现在才大一诶!刚从高考的苦海里脱离出来,让自己这么辛苦干嘛……”
  “已经脱离了好几个月了吧。”陆芸把手里的书放下,面无表情,“这周python的编程题做了吗?”
  姚如冬顿时住口,心虚不已。
  虞悄把眼睛摘下来,轻轻放在桌上。陆芸看到了,说:“你那眼镜戴很久了吧?”
  虞悄本来是轻微近视,高三那年她坐后排,读着读着忽然发现自己看不清黑板,自己去眼科医院配眼镜,医生说她用眼太多,以后看书时间别太久,不然容易加深度数。
  虞悄应了,但没往心里去,r.ìr.ì挑灯夜战,成功把度数增加到了三百多。再去医院,眼科医生看着她直摇头。
  一年多过去,那副黑框眼镜看来款式有些老旧。姚如冬看了也说:“悄悄,你不如去换一副细框吧,戴着肯定好看,现在也流行这个。”
  虞悄笑了笑:“再说吧。”
  她坐下来看了看粘连的裤腿,陆芸见状问:“怎么了?”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