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古代言情 >

被皇帝一见钟情后我成了皇后 作者:月白生(下)

Tags:甜文 HE 架空 古代 宫廷

 
 
第六十六章 撒娇讨扰
  南鹰终于听见玉弦歌开口了,面上一喜,实在没忍住朝他的方向前行一步,却看见玉弦歌带着惧意地往后缩,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阿玉,你、你别怕我啊……”他的表情有些难过,不敢再往前走了。
  玄安帝看着他们这副情形,又将视线转向安祁——于蒙正拿手臂扣着安祁,看那模样安祁并未受伤,还和之前一样有股子精神劲儿。
  他朝安祁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轻举妄动。
  “阿玉,你过来,你过来我就放他过去。”南鹰朝着玉弦歌伸出手,高大的身影,脸上却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平淡。
  玄安帝没说话,玉弦歌却先一步开了口:“不行,你先放他过来我再过去。”
  “你和我讨价还价?”南鹰皱着眉,有些冲,不过一看见玉弦歌又将脾气压了回去,咬牙让人把安祁放了。
  安祁一被放开就小跑着朝着玄安帝的方向过去,错身靠近玉弦歌的时候却一把拉住了他,猛地将他拉离了两步,与此同时口中还念念有词:“不可以过去!他都对你那么坏——别过去!”
  谁也没想到安祁竟会这么大胆子拉着玉弦歌后退,玉弦歌本人也没想到,但是他看见南鹰脸上表情已经很差,心道一声糟糕,还未等他作出什么反应,身边一道风声掠过,再看过去时玄安帝已经和南鹰打起来了。
  玄安帝自是打过仗的,可是南鹰也是自小长在大漠,身手自然不差,两人打起来一时竟不知谁占了上风。
  安祁强行拉着玉弦歌后退,退到身后有士兵保护再去看院子里的打斗场景。
  他从来没见过玄安帝动手,也不知道他动起手来这么厉害,心里却还是担心,忍不住朝身后的侍卫道:“你们快去帮忙啊,陛下他——”
  话未尽,那边的打斗已经停下了,彼此都是存了试探的心思在里面,自然不会久缠。
  玄安帝好整以暇地站在南鹰对面,扭头看了玉弦歌一眼,话却是对着南鹰说的:“你可知他的病必须要靠太医院的上等药材才能医治,你大漠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别说治好他了,就他现在这种情形就算跟你走了也会死在半路上。”
  南鹰张了张口,没说话,握紧的拳头却有些轻颤。
  “你若是想让他死便尽管带他走。”
  南鹰猛地睁大了眼,像是听到了什么让他恐惧的话。
  玉弦歌垂着头,也没说话,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玄安帝的话没错,可是他知道南鹰对他有多么执着,恐怕不会轻易放手。
  出乎他的意料,南鹰妥协了。
  “好,本王不带走他。”南鹰近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可是紧接着他又道,“可是本王得和他呆一起。”
  “你要住进皇宫?”玄安帝语气略有些不善,不打算答应他。
  南鹰摆出条件:“我大漠擅长制铁器,若是阿玉的病能够治好,本王许诺给你大启制半年的铁器。”
  玄安帝讨价还价:“一年。”
  南鹰看向于蒙,最后点了点头:“可以,一年便一年。”
  终究是没能打起来,安祁也被玄安帝带上了马车回宫去了。
  “陛下,就这么将玉公子留在那儿没事吗?”安祁还在担心玉弦歌,总觉得把人留在那里不是件好事。
  玄安帝把安祁抱在怀里,听了没好气地低斥一句:“你还有心去担心别人,你知不知道——”他语气说不上是好,见安祁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又心里恼怒得不行。
  安祁不会知道当他发现他不见了的时候差点连杀人的心都有了,等看见安祁平安无事之后才将一颗久悬不落的心落下了,偏偏安祁根本就连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真不知道该说他是是过于天真了还是实在是蠢得慌。
  安祁讨好地拿脸去蹭蹭他的手心,像一只翘着尾巴陷着腰撒娇的小猫儿,眼神有些无辜。
  玄安帝可没那么容易被他给哄过去,伸手扣住他的下巴:“朕要问问你,你可知道南鹰腰上别着的是什么东西。”
  安祁一愣,回想了一下,随即心虚地咽了咽口水,断断续续地开口:“好、好像是…匕首……”
  玄安帝听见他的话火气又上来了,手上直接将他转了个身后背对着自己趴在自己大腿上。
  安祁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紧张地想转身,却听见玄安帝不带感情地说了一句:“乖乖趴着,不然等会儿受的苦更多。”
  玄安帝决意要给他点教训,马车空间就那么大,安祁被脱了裤子露出白嫩嫩的屁股,心慌意乱地将双手落在胸前叠起,丝毫不敢求饶。
  “啪——”玄安帝这一巴掌用了六成力道,声音响得马车外都能够听见。
  安祁除了痛呼就是小声哀求,想让玄安帝回宫了再收拾他。
  回应他的是玄安帝又落下了几巴掌,打得安祁毫无招架之力,眼泪已经落下了眼眶,话说得很委屈:“陛下为什么要打我……?明明、明明是陛下不让我跟着您我才被人劫走的——你还打我……”
  玄安帝跟他算账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听见安祁的话也承认自己有错:“朕是不对,把你一个人留下了,所以朕也会自罚,倒是你,仔细想想你自己错哪儿了,没想到的话就别再来见朕。”
  安祁一脸懵地见他把自己放开,随后叫人停了马车,下车走回了皇宫。
  他呆呆地坐在马车里,屁股上还有灼热的痛意,身边还存着玄安帝的味道,玄安帝的人却早已经走了,他回过神来想掀开帘子下去,却被拦住了。
  侍卫伸手拦住了他,毕恭毕敬道:“抱歉小主子,陛下吩咐了不让您出来。”
  玄安帝不打算让安祁跟着,等进了宫也没去太和殿找安祁。
  安祁倒是自己找来了,不过也没能见着玄安帝。
  “小公子,陛下现在正气着呢,您先回吧,说不定等陛下什么时候不气了就去找您了。”海德好心劝着,安祁听了扭头就走了。
  玄安帝实在是太过分了,他都没计较他扔下自己的事,现在还自己生闷气。
  不见就算了,他才不稀罕!
  当天夜里,玄安帝就生病了。
  他身体本来很好,一年也不生一次病,这次的病却来势汹汹,大晚上太医院的人都快把门槛踏破了。
  安祁着急要过去看,还没进门就被拦下,说是怕沾染病气不让安祁进去。
  安祁说什么也要进去看看,海德无奈只好把他放进去,寸步不离地跟着在后面说:“小公子您进去看了就出来啊,陛下若是知道奴才放您进去了那得……”
  说话间,安祁已经瞧见了床上正闭着眼睛的玄安帝,额头渗着汗,看着不大好。
  安祁放缓了呼吸想靠近一些,却看见玄安帝突然睁开了眼,视线一如既往地凌厉。
  他看着安祁,第一句话便是开口叫海德把他带出去。
  安祁甩开了海德的手,急急忙忙地扑过去紧紧抱住玄安帝的脖子不肯撒手,语气带了些慌张,听上去很是害怕:“陛下、您别让我走…我错了,您别让我走了呜呜呜……”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