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古代言情 >

宋时风的1991 作者:大船小舟(下)

Tags:甜文 强强 年代文

 
 
第65章 抖搂4
  人我好说歹说约出来了,
  “人我好说歹说约出来了, 有什么话说吧,就算老死不相往来也都说清楚。”杨家宝感觉自己就像个村委会妇女主任,专管调节打架斗殴邻里斗气兄弟阅墙。宋时风办的这些个事, 他都替他臊得慌, 也就是他没真干什么缺德事, 不让他管他去死。
  “平子,我错了,你……”
  没等他说完, 平关跃就拦住话头,“想让我原谅你?”
  “嗯。”宋时风狠狠的点头。
  “那就跟我打一场。”平关跃看着他,“你赢了我就不跟你计较,我赢了你就给我办三件事。”
  宋时风一喜,“好啊。”打台球他稳赢啊。
  “扬子你当裁判,没问题吧。”
  “好。”只要你们别闹腾了,我怎么着都行。他都要为这俩头疼死了,一个办事瞎胡闹, 一个得理不饶人,没一个省心的,赶紧和好吧。
  然后平关跃把两人领到了篮球场……
  “篮球?”宋时风傻眼,不是……
  “来啊。”平关跃把球拍的啪啪响, 看宋时风的眼神都是挑衅。
  宋时风还能怎么办, 自己求人,只能舍命陪君子。天知道他打篮球从来都是喊加油的那个,凑数人家都不要。
  结果可想而知,被虐得惨烈。
  “说吧, 要我办什么事。”宋时风瘫坐在地上, 气喘吁吁的说,“只要你能消气,割我我二两肉都行。”
  “把卢霆给你的股份退了。”
  “退了?”宋时风的话音儿都哆嗦,那是多少钱啊,说退就退?他一点儿好处都还没捞着,身家都贴杂志里头了,现在退了他亏死啦!
  “怎么?舍不得?”平关跃拍怕屁股站起来,“舍不得拉倒,咱俩也拜拜吧。”
  “退退退!”宋时风咬着牙根儿憋气,“你说退就退,一会儿我就去退。”
  “现在就去,退完了咱再说第二件事。”
  “需要我陪你吗?”杨家宝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宋时风按住心口,满脸痛苦,“我心疼。”
  “活该。”杨家宝语气冷冷的,一丝丝的同情都欠奉。跟平关跃骑上摩托唰的就跑了,留下他吃了一嘴灰。
  宋时风强忍着心疼去退股,可没想到人家卢霆不干。人家说了,合同怎么写他怎么办,这事没的商量。反正不管他怎么说,卢霆就一句不行。
  宋时风不知道该郁闷还是该庆幸,反正心情挺复杂。不过他已经决定不收这钱了,就算给了他分红他也要退回去,平关跃这个朋友比这点钱重要。
  至于卢霆为啥不退,原因有二,一来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不愿意让他吃亏。二来他其实也暗搓搓的不想让他们和好,这一个潜在情敌一直在平关跃身边晃,万一再怎么着了他可怎么办?是打他呢还是打他呢?
  宋时风跟平关跃说了事情经过以及自己的决定。
  平关跃还真对他刮目相看了,要是卢霆直接收走,这没啥好说,可偏偏卢霆不收,是他自己决定要送回去,意义完全不一样。要知道那可不是万儿八千的小数,这个人在这条上,勉强算过了。
  其实也不勉强,他挺满意。
  “第二件事,三人行公司股份重新划分。”
  “行,你说怎么分。”这个宋时风更干脆。
  “我,百分之四十,杨家宝百分之二十。”
  “行。”
  “我不要,这里跟我没关系,我无功不受禄。”杨家宝严正辞掉,一点欲拒还迎的意思都没有,不要就是不要。
  “那行,那百分之十就便宜你了。”平关跃对宋时风说。
  “要不还是你拿着?反正这钱也……”他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给你就给你,多为杂志当牛做马,少废话。”
  宋时风受气小媳妇似的不敢吭声了,咱没理,咱听安排。
  “第三件事。”
  宋时风满含希望又满心忐忑的的看着他。刚才让他心疼又肉疼,现在得哪儿疼了?
  “你把那杯水喝了。”
  嗯?喝水?不会放了毒药吧?
  “黄连水,给你去去火,一滴都不准漏。”
  宋时风看着那大茶缸子都要哭了,那么大的茶缸,那么满的水,饮牛都够了。
  这回可真点着他的七寸了,除了衣裳,吃苦是他最不愿意的,从小生病他就是能打针不吃药,他真的受不了啊。
  “赶紧的,喝完咱就算翻片儿。”
  宋时风想要求饶的话噎回了嗓子眼儿,都到这一步了,总不能因为一茶缸黄连水功亏一篑!
  死就死了!
  只见他一副英勇就义姿态端起茶缸,一手捏鼻子一手就往嘴里灌,才灌进去三分之一就实在受不了了,捂着嘴冲进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
  老天爷啊,让他死了吧。
  “要不算了吧。”杨家宝看得挺不落忍,那黄连水端上来的时候他尝了尝,苦的没边儿了,就不是人喝的东西。
  “不行。”平关跃咬着牙恨恨的说,“一次我就得让他怕!什么钱都想要,这就是下场!”
  “可人都吐成那样了……”
  “喝酒不一样吐?他要不是太能喝我这准备的就是三瓶茅台,给他喝个够!”
  最终,宋时风分了四五回才把缸子里是黄连水喝完,不对,吐完。缸子空了,他也要躺了。
  “事翻篇了没?”他硬撑着问。
  “翻了。”平关跃看着他,“没讨饶,算你是个爷们儿。”
  宋时风顿时就摊在了椅子上,“平关跃,我是真怕了你了。从小到大没人这么折腾过我,你是头一个。”
  “荣幸之至。”
  “你拉倒吧,别犯我手里,弄死你!”宋时风都蔫吧了还发狠呢,“我让你喝一缸黄连水,一缸辣椒水,一缸咸盐水,一缸柠檬水,我折磨死你!!”
  不论如何平关跃算是平了心里的火气,三个人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工作,公司也总算能好好的开始运转。
  宋时风这头把人毛Lū 顺了,可那位卢霆大老板呢?喜欢就那么廉价?被撅回去没动静了?
  怎么可能。一开始是脸上挺挂不住,可脸哪儿有心重要。人嘛不都是贱皮子,越上赶着越不是买卖,越不搭理越心痒难耐。可人家大老板追人也是讲策略的,哪儿能跟宋时风赔罪都弄得满头大包。
  人家先退了一步,退回到朋友的位置,绝口不再提什么喜不喜欢的事,只是三天两头找平关跃,今天打球明天喝酒,后天有个新开的馆子要试试,要不就是看到一块好料子,漂亮扣子,配饰材料啥啥的给他送过来。反正都是他绝对舍不得推出去的东西。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