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古代言情 >

宋时风的1991 作者:大船小舟(上)

Tags:甜文 强强 年代文

  宋时风的1991
  作者:大船小舟
  简介:
  臭美让我暴富!
  臭美败家天然渣撩受*正人君子禁欲攻。
  宋时风从小就是个不被看好的孩子,前有当军官的大哥,后有上名牌大学的弟弟,唯独他啥啥都不行,打扮第一名。死贵的衣裳按箱算,各样鞋子能垒个小山。    关键是挣得永远没有花的多,常年驴粪蛋子表面光,不知道哪天就得打扮停当上街要饭。
  全家对他就一个要求:活着就行。
  宋时风表示不服:我只是缺少一个暴富机会而已。
  机会总是给有野心的人。
  1991年春,如愿当了小小煤老板的宋时风兜里只剩下四十二块八,没钱住店了。
  闫冬半夜把人领回家,管吃管住还不收房租。
  才安顿好,这位要啥啥没有,给啥啥不会的煤老板又折腾起了时尚杂志,还把大饼画得天大。
  闫冬一点都不看好,可不妨碍他出谋划策。
  管了第一回 就有第二回:被骗了,闫冬收尾;缺钱了,闫冬支援;高兴了,闫冬陪着买买买;不高兴了,闫冬依旧陪着买买买。
  打扮的花孔雀似的宋时风死皮赖脸扒上闫冬肩膀,大叹:“好弟弟,你可真是哥哥的贴心大棉裤!”
  闫冬一颗暗恋心碎了八瓣儿,筷子塞进他手里:“闭嘴,吃饭。”
  吃瓜要点:
  1慢热,热热闹闹日常事业文。
  2全员土著,攻受年龄差不多,不重生没穿越。土著表示:这辈子已经够精彩啦。
  3文案废,正文比文案精彩哦。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时风,闫冬 ┃ 配角: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臭美让我暴富!
  立意:努力工作,一切皆有可能。
 
 
第1章 初见(修)
  1991年春
  1991年春节刚过,大晚上突然刮起了西北风,吹得人脸生疼。
  刚换班的宋时风不由的紧了紧身上崭崭新的皮夹克,咬牙切齿的叨叨贼老天:都春天的怎么还这么冷,不是说今年暖春吗?!
  为了臭美硬是比别人早过一个节令的他,叨叨完老天爷就开始自我催眠:我不冷我不冷我不冷!
  紧接着这位使劲儿挺直腰背,大步向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帅破苍穹,绝对没有狼狈。
  可冷哪里是克服得了得?没过多一会儿人都要冻木了。
  不行,他得去吃馄饨铺子吃口热乎的。
  转过街角,离馄饨铺子还有二三十米的样子,宋时风的脸上已经荡漾出春天的梦一般的神采,香香的,滑滑的,热热的,嫩嫩的……
  “我没有!”
  正美呢,突然一声大喊把宋时风狠狠惊了一下,然后就见一个人野兔子似的蹿出来,冲着……他来了?
  什么鬼?让开!他脑子发出命令,可冻得快麻木的双腿愣是没跟上趟,被人狠狠的撞个正着。
  宋时风什么身板儿啊,哪儿惊得起这么撞,哐当哐当就往后退,最后按住电线杆子才险险的没被撞趴下。刚站定这位啥也没干,先检查身上的衣裳。
  好险,差一点点就弄脏了他新上身的牛仔裤。
  省里来的新货,可贵可贵了。
  “你怎么回事……”宋时风看衣裳没事这才准备跟人说道说道。才开口,那人却「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张嘴就嚎,“老板救我!”
  “干,干什么!”宋时风给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下意识就往旁边躲,人都蒙了,怎么就跪、跪了?
  “老板老板,救我!”那人像是怕他跑了,膝行两步紧紧抱住他的腿,“老板救我,救救我!”
  “你,你先放手!”宋时风长这么大头一回让人跪着抱大腿,尴尬的脚底板都要扣出三层楼了。
  尴尬还没完呢,就感觉被抱着的腿Sh1乎乎,不知道被沾上了了什么。宋时风顿时疯了,一把将人扯起来,低头就摸。天黑,看不清楚。
  抬手一看,竟然是血迹。
  他的裤子!这下他可算是被人戳了肺管子,人都要气炸了,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人,“你赔我裤子!”
  “我我我……”他还没我出个所以然人,后面追来的人说话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跑什么跑!”
  “又不是我输的钱,你找他去啊。”那汉子嚎着,根本顾不上什么裤子不裤子,哭得稀里哗啦。
  “那我们不管,字是你签的,白纸黑字总没错吧。他跑了,我们就只能找你。”大冬天穿着跨栏背心,露出胳膊上纹身的大汉拿着一张纸,就跟古代老鸨子拿着喜儿卖身契似的甩了甩,挑衅的看向宋时风,“这位,你要替他还钱?”
  “他还欠我一条裤子呢!”宋时风没好气的怼。
  大汉一听这话笑了,往前b1进一步,紧紧的盯着那汉子,“看看,没人会管你。走吧,还了钱咱们都清静。”
  “老板你救救我,你不能不管我啊。”汉子突然对着宋时风扑腾又跪了下来,声音都赶上杜鹃啼血了,“老板,你来的时候跟我们说过,咱们矿上就是个大家庭,有困难就找你。我实在,实在没办法了。今天要不是碰上老板,我都准备去跳河了。”
  说着说着人就哭起来,一个汉子哭得一淌鼻涕一淌泪的,特别特别难看。
  宋时风顿时尴尬了,合着这是他自己的员工?他仔细看了眼他被抹的脏兮兮的脸,这才发现还真是,就是那个请假好几天的王海成。这人怎么成了这样?胡子拉碴的还哑嗓子,他都没认出来。
  这下可要命了,他当初就是装了个b1,什么大家庭,什么有困得找他,漂亮话儿而已。哪个当老板的不说几句?他来是挖煤挣钱的,又不是来当慈善家的。再说了,谁会把老板的漂亮话当真,这人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他在心里骂娘,脸上还不能露,毕竟他的确是说过那样的话,自打嘴巴什么的绝对不行,不能崩了老板的体面。
  好声好气的把人拽起来,他装模作样的问起了来龙去脉。
  说来事也简单,就是王海成一朋友欠人钱,他是担保人,朋友跑了,人家要他还钱。
  “这我也没办法,欠债还钱,谁让你是担保人。”宋时风一副老板范儿的拍拍他肩膀,“以后签文件小心点,担保人可不是那么好当。”
  “可那是赌债啊!他赌球赌输了,凭什么让我还!”王海成崩溃的哭喊,“我那钱还得盖房给我弟弟娶媳妇呐!都说好了,就等着我这钱办事呐!”
  “那我帮你报警。”
  “没用。”王海成哭得都没声了,“没证据,警察也管不了。”
  也是,这事一般都是抓现行,抓不着,啥都白搭。
  “那你想我怎么帮你?帮你还钱?”
  “我,我也不知道。”朴实的汉子说不出让人替他还钱的话,蹲地上直捶自己脑袋。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