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古代言情 >

未闻花名 作者:画楼听雪

Tags:江湖恩怨

  简介:无名,赏金猎人,籍籍无名,从小混迹于市井,在武馆打杂时学了一招半式,从此把自己当作半个江湖人,希望有朝一r.ì能成为赫赫有名的江湖豪侠,而成为豪侠的第一步,就是抓住赏金榜第一名,花瑾。
  著有《无名手札》,记录跑江湖的r.ì常琐事。
  花瑾,杀手,从小被杀手组织老大捡回去抚养,于石枫林一战成名,一跃成为赏金榜第一。武功高超而行为古怪,重度洁癖,面瘫话少内心戏十足,爱装逼。与义父有约定,替他杀满百人便金盆洗手从此不问江湖事。一心想要离开江湖,隐世避r.ì,直到遇见无名。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名,花瑾 ┃ 配角: ┃ 其它:花满楼
  一句话简介:赏金猎人和赏金榜第一的爱恨情仇
  立意:赏金猎人和赏金榜第一的爱恨情仇
 
 
第1章 
  无名
  我叫无名。
  我是个孤儿,从我记事起便生活在这北海郡内,自小吃着百家饭,喝着百家水,穿着百家衣。说得好听些,我叫孤独的流浪者。
  说得不好听些.......呸呸呸,老子才不是乞丐。
  我无父无母,不知自己叫什么名字。
  别人问起时,我就说,自己叫无名。
  因为我觉得这是个很厉害的名字。
  自我记事起就知道北海郡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江湖人必经的岔路口,无论来者想往哪里走,都必须要经过这里,多数江湖人会选择在这里稍作休憩再行赶路。
  而江湖人聚集的地方,免不得会流传出一些江湖八卦。
  上个月在武林大会上仅凭一根竹竿就撂倒各大门派高手一举夺得武林盟主宝座的少侠,唤作无名。
  传闻在江湖上极为低调的一大门派藏剑阁里存着一把由天外陨石锻造而成的宝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唤作无名。
  北海郡里有个行侠义之事,扬浩然之气的赏金猎人,尊老爱幼、劫富济贫,唤作无名。
  没错,那就是我。
  一个籍籍无名,却心怀远大志向的人。
  赏金猎人是近几年才在江湖上出现的行当,在赏金猎人眼中每个人都是有价钱的,只要出得起价格,天王老子也能给你抓来。
  有钱的人把自己的仇家推上赏金榜,没钱的人照着赏金榜抓人换赏金。
  作为一个有远大志向的人,成为赏金猎人也并不是因为我没钱。
  至少,不完全是。
  “无名,这是金记钱庄金老板给的赏钱。”
  我把刚抓来的抢金记钱庄小东家泥人的老乞丐往衙门门口一推,从捕头老王手里接过赏钱,拉开布袋子一看,说“才这么点?金老板不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怎么才几两银子。老王,你不会是私拿了吧?”
  “臭小子你冤枉谁呢,你也就抓了个老乞丐来,还指望金老板给你座金山银山?”老王找了俩捕快一左一右拽着老乞丐胳膊拉进了内堂,他抱着手臂,说“你也就抓抓这些小毛贼,你说你这点本事还想混江湖,还自称赏金猎人呢。”
  老王是北海郡衙门里的捕役,三十岁混上了捕役的管事,如今四十好几仍落不得半点清闲。这里的人来来往往,今朝的人与昨r.ì又是不同的。人多的地方,麻烦也会多起来,江湖仇杀,恩怨情仇,只要在北海郡发生的事,老王都得管。
  我笑了一声,说“老王你还真别不信,等我有朝一r.ì抓了那赏金榜第一的花瑾,我就请你去天底下最好的酒楼吃一顿!”
  “你还知道天底下最好的酒楼?”
  “知道啊,天香楼啊。”
  “土包子,等你抓到了再说吧。”
  我掂量着手里的银子,算上之前抓来的一个偷米店老板娘内衣的变态,两个偷窥城南张寡妇洗澡的采花贼,以及一个光天化r.ì溜进城北赵老太家偷了老太太假牙的小贼,这些赏钱加起来,也够我先去天香楼小搓一顿。
  剩下的银子去米店买点米,救济一下北海郡里的穷苦人家。
  谁还不是这么穷过来的呢?
  “老王,你帮我盯着点,要是有人把那花瑾抓来了,你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作甚,就你那武功抓抓小毛贼还成。能抓到花瑾的那都是厉害的人,难不成你过来了,还能从别人手里把花瑾给抢了?”
  当然,抢不过的。
  抢不过也不打紧,等花瑾被人抓住收了监,我再溜进衙门里头把他劫出来,劫完了再大摇大摆亲自把他送回衙门。
  无论如何,花瑾都得由我亲自抓回衙门里去,要是别人抓了,我就去劫狱。
  只要他的名字一r.ì还挂在赏金榜上,我就必定要抓到他。
  抓到了他,江湖上就没人不知道我的大名了。
  你问花瑾是谁?
  江湖上没人不知道花瑾的。
  他是江湖第一杀手,更是江湖与官府两大赏金榜上常年排名第一的钉子户,昔r.ì七八个赏金猎人联合围剿,愣是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没摸到。
  当年前任武林盟主收到风声,有人聘请了杀手组织价钱最高的花瑾取他儿子x_ing命。他派了十一名武林高手保护幼子,却也没躲过花瑾的一剑封喉。
  据说,花瑾的出现都会伴随着低回的暗香。
  这人要不是个杀手,倒还可以去卖卖花。
  老王问过我,为什么会对抓住花瑾一事如此上心,他问我是不是家里有人被花瑾给暗杀了,我说没有,我一个吃百家饭的孤儿哪来的家里人。
  他又问我是不是心上人给花瑾抢走了,我说,可能吗?
  我只是想有朝一r.ì,我也能像那些在北海郡走来走去的侠客一样,在江湖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有个过路的侠客告诉我,想留下自己的名字,抓了花瑾就成了。
  于是,抓到花瑾成为了我的人生理想,而如何抓到花瑾成为我人生最大的难题。
 
 
第2章 
  花瑾
  我是花瑾,是花满楼的一名杀手。
  我也是个孤儿,自小被义父收养,教导读书习武。
  这个名字是义父起的,他说当年捡到我时,襁褓中有一块成色较好的白玉与我放在一起,于是便为我起名为瑾。
  我对义父的了解并不深,他似乎也不愿让人过多了解,只曾听义父身边的老人说,义父年轻时饱读诗书,曾白衣翩飞不染红尘,亦曾喜怒无常取人x_ing命只在眨眼之间。义母虽不通武艺,却也是一个胸中有丘壑的奇女子,曾满腹经纶指天论地,亦曾一舞名动天下倾国倾城,与义父是一对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只可惜,我不曾见过她,亦不曾见过这样的他。
  我蹲在这具尚有余温的尸体旁,在他的衣襟上擦拭着剑身的血污。
  我与他,素昧平生,第一次相见便是在这取他x_ing命之时。
  他的桌上,还有一副画了一半的画,以及一株刚修剪不久的兰花。
  “真是,可惜了。”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