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恐怖灵异 >

咸鱼小丧尸[无限] 作者:芷衣/浮安衾(五)

Tags:系统 无限流 灵异神怪

第149章 自度
  凌霄木着脸给他找了一块钱。
  刚才买面时老板找给他的。
  宁宿接过硬币装进自己兜里,这才转回头跟他一起向筒子楼里走。
  到了三楼,秦乌和贾亚华就跟他们告别了。
  他们住在三楼。
  “明早见。”秦乌看了宁宿一眼,停了几秒,说:“明早我给你抢牛肉包子。”
  宁宿“嗯”了一声,知他想表达的不只是包子,对他点了下头,“我知道了,谢谢。”
  把日记本给他后,在凌霄走近之前,秦乌对他说了声:“谢谢。”
  “凌霄从六岁起就有追随者,这么年有很多狂热粉丝,但他一直对人有很强的防备心,不喜人靠近,只有你不一样。”
  上楼梯时,宁宿盯着凌霄提着面的手看了几秒,又转头看向他。
  凌霄停住脚步,在y1n暗狭小的楼梯上,垂眸看向他,“你是不是知道了?”
  他太敏锐了。
  宁宿没开口骗他。
  凌霄抬脚继续向前走,“全基地都知道的事,你知道一点也不奇怪。”
  宁宿跟着他上楼,一路无话,算是默认。
  只是默认了什么,两个人想的并不一样。
  511房间里,两个小孩坐在床上吃牛肉面,一根根地吃,又慢又静。
  鬼生轻轻吸了住一根面条,大大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两人。
  他转头看向曼曼。
  一向聪明的曼曼,在感受到凌霄的冷漠后,也不太会思考了。
  她拉着还有一根面条露出外面的鬼生去洗手间。
  鬼生把滑滑的面条吸到嘴巴里,贴近曼曼,小声问她:“吵架?”
  曼曼摇头。
  鬼生揉了揉脑袋,努力揉出一个高级词:“冷战?”
  曼曼:“一个人的冷战吗?”
  鬼生想了想,“嗯!”
  只有爸爸在冷战,妈妈在发呆。
  鬼生脆生生地补充:“吓人!”
  尾音习惯X1ng拖得很长。
  宁宿:“……”
  两个小孩以为在洗手间小声说话,他们就听不到了吗?
  是高看洗手间那个小破门了,还是小看他们的耳朵了?
  宁宿看了眼一直沉默的凌霄,把剩下的面条吃了。
  两个小孩刷完牙就爬到了被子里,没一会儿就从被子里传出了打呼声。
  宁宿:“……”
  醒醒!
  你们是鬼主,是鬼小孩,根本没有呼吸!
  宁宿对凌霄说:“你先去洗?”
  凌霄:“嗯。”
  他很快洗完躺到了床上。
  宁宿也很快洗完,作为最后一个洗漱的人,他从洗手间出来后就关了房间的灯。
  由亮乍黑。
  眼睛没适应黑暗,一个人就钻到了凌霄怀里。
  凌霄一僵。
  宁宿说:“你不会以为,我听到的是你弑母成神的版本,然后就怕你了吧?”
  凌霄顿了几秒:“我有那么笨吗?”
  宁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他想起来这里第一晚,他对凌霄说他是他的信徒,他是他的花神时,凌霄的反应。
  那时他不相信。
  有这样的经历,他别说相信,没当场嘲讽就算好的了。
  今天晚上,宁宿非常想要他知道,是真的。
  从楼梯到房间,刚才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他是来这里是干什么来了。
  当时他在记忆空间里让凌霄把他送到这个这里,是想知道凌霄究竟是谁,是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而他到了这里,竟然一心在通关副本。
  这是个已经是过去的,没有意义的副本,通关不通关他都会回去。
  人才是最重要的。
  想清楚这一点后,宁宿在凌霄怀疑移动了会儿,找到最舒服又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的位置,在黑夜里轻声对他说:“你听到我说我是吃凌霄花长大的了,那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他贴近凌霄的心口,“这里的两颗心为证。”
  “你不好奇,为什么我身体里有你的心脏吗?”
  凌霄垂眸看向他的心口,感受到了那里的心跳。
  从他见到宁宿开始,他的心跳就不受自己控制了,由另一个地方牵扯着。
  宁宿:“这颗心脏就是未来的你的,你愿意把心脏留在我身体里,可以证明我不会骗你。”
  凌霄直直地看着他,“你和未来的我是什么关系?”
  宁宿:“我跟你说过,你是我的花神。”
  凌霄没有说话,过了好久,久到宁宿迷迷糊糊要睡着了,才听到他的声音。
  “凌霄花,能养大一个你……”
  话没说完。
  凌霄也不知道怎么说。
  他一直不知道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凌霄花,就像是有些玩家不知道该说凌霄花是邪恶,还是比神更高级光明的存在。
  它以神佛为食。
  神是人类心中最高存在,代表最高的光明、强大、纯正。
  吃了神的它,看起来是最罪恶的存在。
  但站在人类天生刻在骨子里的食物链上来说,又好像不是,是顶端的存在。
  从另一个角度,如果它的食物都是神明,它应该是干净而光明的存在。
  就像是当知道一个人,从小吃最干净最美好的花朵长大,不会有人觉得他会是脏的。
  凌霄看它和那些人不一样。
  他知道是食神花害死他的母亲。
  他也知道食神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不用别人一次次尝试杀死他,一次次提醒他让他痛苦。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要接纳自己,接纳凌霄花,又痛恨它,将它淹没在罪恶的深渊。
  极度的矛盾只是折磨。
  如果这血色的花养出了这个少年。
  好像,就不一样了。
  宁宿听懂了他未尽的话。
  此时,他眼前不是上百年后无悲无喜的花神,也不是记忆空间里历尽千帆,心狠邪X1ng的凌霄。
  他只是,十九岁的凌霄。
  十九岁,孤身长大的少年。
  或许基地那么多人恨他杀他时,他冷漠强大得和怪物一样,看起来没有心,丝毫不在意。
  其实,从小到大听到别人讲《神昏》那个副本,讲他妈妈是怎么被食神花害死,讲他是怎么出生,他也会觉得他半身罪孽。
  很小的时候,所有人,包括他爸爸都恨他,他不可能真的冷漠到一点不在意。
  宁宿:“我跟你讲一件事。”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