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恐怖灵异 >

咸鱼小丧尸[无限] 作者:芷衣/浮安衾(四)

Tags:系统 无限流 灵异神怪

 
 
第114章 丧尸
  赵志虎听到基地长这么说,大大松了口气,他看看宁宿又看看基地长,“我们两人合作,也不一定打不过他。”
  至少跑是跑得掉的。
  基地长没有回答他,城墙上陷入短暂静默。
  城市远方火红霞光洒满城墙,橘色的光落在穿白上衣的两个人身上。
  穿白t的少年最先动,他自始至终没看赵志虎一眼,直奔穿白衬衫的人而去。
  少年面部表情微僵,身体却异常灵活。
  眨眼间他已经出现在基地长面前,一拳打向他的脸。
  基地长迅速拨开他的手腕,那只手错位落在基地长肩膀上,少年借势按住他的肩膀,撑起下半身,旋转从后骑到他的肩膀上。
  他两只笔直修长的腿从基地长肩膀两边垂下,苍白有力的双手卡在基地长脖子上。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致命动作。
  周志虎掌心长出一串冰锥,即将冲上去时,基地长反杀了。
  他长长的胳膊抓住少年的后颈直接将他甩到了身前,抓住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推倒城墙上压制住了他。
  赵志虎心上一喜,没想到刚才还很虚弱的基地长,这么容易就控制住了宁宿。
  宁宿愤怒转头看向基地长。
  不知道是不是橘红夕阳暖光滤镜的原因,这一刻,赵志虎竟然觉得丧尸宁宿一点也不可怕。
  甚至,有一点点让人心动。
  他恍然想起,基地人最初见到宁宿时,议论的最多的就是他的脸。
  这一刻,他就像一只被压倒的小狼崽,愤怒生气,但是又带着对敌人说不清的好奇喜欢,这些心思和表情铺展在他脸上,明亮水润的眼睛格外让人心痒。
  “宁宿,你果然是个弱j1!”吸血鬼在下面大喊,“竟然一招就被一个人类制住了,弱j1就算变成丧尸王也是弱j1!”
  “你等我上来救场!”
  赵志虎大骂道:“你狂妄!不知我们基地长有多厉害!”
  吸血鬼向城墙爬时,赵志虎一个冰锥砸了下去,以速度著称的吸血鬼轻易躲开,飞身和赵志虎缠打起来。
  他们旁边,基地长身前,宁宿身后,反剪的手早已松开,在没人看到的角度,一点点交握住。
  下面丧尸和人类打成一团,撞门声、嘶吼声、惨叫声响亮刺耳。
  吸血鬼和赵志虎就在身边骂骂咧咧,招招致命,冰锥和毒液各处飞散。
  宁宿安静又认真地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他看了十几秒,转回头看向远空的晚霞。
  形容可怖的丧尸身后,晚霞红得像血一样,是他从小最喜欢的颜色,因为那是凌霄花的颜色。
  喂饱他,陪伴他的凌霄以人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正握着他的手。
  两只手慢慢手指交叠。
  宁宿又转回头,眼眸晶亮地看向他,小声对他说:“你真好看。”
  凌霄喉结微动,他此时顶着的明明是把他赶出人类基地之人的脸。
  他无法描述心里的感受,握着他的那只手愈加用力。
  宁宿另一只手反手推开基地长的肩膀,扯住他的领子撞到对面的墙上。
  即将撑不住的赵志虎一下就慌了,“基地长,你怎么又被他反压了!”
  吸血鬼哈哈大笑,“宁宿你可以嘛!快杀了他!”
  他舔了舔唇,“你们丧尸是怎么杀人?是吃人还是吸血?”
  宁宿看向基地长的脖子,基地长垂眸看向他,眸光混沌幽深。
  吸血这个词刺激到他了,渴望一发而不可收拾。
  宁宿抓着他的领子抬头靠近他的脖子。
  “轰隆——”
  “基地大门被撞开了!”
  “冲!”
  “趁这个机会杀光他们!”
  吸血鬼哈哈大笑,趁赵志虎惊愣之时,飞到他面前对着他的脖子猛吸了一口就跳到了基地里。
  二号宁宿见蛊婆带着小师天姝向门内走,抬头看了他们这边几秒,拽着小师天姝的胳膊,飞快跑进了基地。
  他松开基地长的领子,追了上去。
  基地长站在城墙上,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
  奄奄一息的赵志虎躺在地上,“基地长,你、你不去阻止吗?”
  基地长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背影,哑声说:“打了一架,我身体更加虚弱了,阻止不了。”
  虚弱的赵志虎,艰难地向他伸出手,“那,能不能、救、救我?”
  基地长蹲在赵志虎身边,垂眸看向他,眼里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暗,“当时是你带队驱赶他的吗?”
  赵志张了张嘴,他想回答,可是对方好像不需要他的答案。
  丧尸正疯狂地向基地涌入,大量丧尸挤在基地大门口,人类早躲进了基地各处。
  就在这时,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从城墙上坠了下来。
  这是拥堵的丧尸群里唯一一个可见人类,唯一一份食物。
  赵志虎恨自己为什么没摔死。
  他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丧尸们全都转头看向他,眼睁睁地看着丧尸们一拥而上。
  那一分钟,双重意义上的撕心裂肺。
  宁宿和夏可闻看向师天姝,要怎么处理这三个人。
  就在这时听到了基地大门被撞开的声音。
  夏可闻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从她嘴里出来的不是话,而是汹涌的蛊虫。
  宁宿和师天姝没任何犹豫,即刻要动手。
  “住手住手别动!”
  不远处,二号宁宿追着蛊婆跑来,他前面蛊婆正拽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二号宁宿对他们喊:“别动手,她中蛊了!”
  宁宿立即收回了手。
  师天姝看向那个小女孩,小女孩也正看着她。
  二十六岁的师天姝高挑瘦削,站在血浆尸肉中,冷静自若,气度自成。
  十岁的小女孩唇角苍白,白皙的脸上几只黑色蛊虫,惊不出眼里的慌乱。
  她抿了抿苍白的唇角,对二十六岁的师天姝点了点。
  宁宿一惊,“社长!”
  蛊婆也大喊:“师天姝你住手!”
  师天姝手里的长剑已经刺进了黑衣阿赞的心口,反手将剑甩向人蛹师,另一只手上的紫纱缠上了贾晨升的脖子,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一点犹豫。
  两个宁宿慌忙看向小师天姝。
  在师天姝一秒没停,将剑甩向人蛹师时,小师天姝鼻子里就涌出一串黑色蛊虫,同时喷出一大口血。
  她紧紧攥住缠在腰间的鞭子,撑着自己留下一句话。
  “他说,要带我来见一个我很喜欢的人……他没有骗我……”
  她和她是师天姝,她们是一个人。
  一个小时候,一个长大了。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