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网游竞技 >

诱敌深入 作者:聊复尔尔(下)

Tags:电竞 破镜重圆 热血 HE 强强 甜宠 年上 暗恋成真

 
 
 
第66章 妹妹:下雪了。
  言颂回身进房间后,许知闲还杵在门边。
  不是他不想走,是他……腿软……
  Ca0……
  这晚的对话,第二天两人谁也没有再提。
  DMG办事效率奇高,陈领队早早安排好了一切事项,并在网上预定了一栋小别墅作为他们的落脚点。
  早晨大家准点下楼吃过早饭后,就坐车去了机场。
  一切异常得顺利,历时十二个小时,从中国B市到瑞士苏黎世,再从苏黎世到洛伊克巴德……
  直到坐上了开往洛伊克的火车,许知闲才忽觉他们真的在旅行,他不由得抬头看向车窗外。
  一望无际的草原,草原上不知名的小花,不远处的雪山……
  这什么文化水平?小学生?
  许知闲在心里吐槽自己。
  他说不出来什么漂亮话来形容眼前的景色。
  或许这些景色根本不需要什么漂亮话来形容,因为已经美到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抛开身上那些繁重的枷锁。
  许知闲想,他下辈子应该去马特洪峰,去加尔达湖,去茉莉雅岛……他下辈子应该做个旅行者。
  “你知道那座山峰叫什么名字吗?”
  他看得出神,连言颂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他身边了都没有察觉。
  “不知道。”许知闲说。
  “我也不知道。”言颂笑。
  许知闲赌气:“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因为很美。”言颂说,“虽然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我知道它很美。”
  “……”
  许知闲不说话了。
  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缓缓,恰巧言颂说完就离开了这列车厢,许知闲看着他慢慢走远。
  终于走了。
  许知闲缓缓呼出一口气。
  昨晚言颂在耳边的话让他慌了神,因为他感受到了言颂的情绪,像一团火,浓烈又炽热。
  他被火灼伤了。
  他不知道言颂是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想法,夺冠后?陪玩时?那场八进四?
  或者,更早呢?
  一年前,还是两年前……
  这种难以言说的心情久久消弭不去,不是当你知道你喜欢的人其实暗恋你很久的那种喜悦。
  可是他想不通,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不应该开心吗?
  为什么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许知闲有些害怕,他害怕以后从别人口中听到诸如“两年前你走之后言颂怎样怎样”云云,害怕回忆起早先被他忽视掉的,或者是他丝毫没放在心上的那些温柔的话语。
  “今早见到你,我很开心。”
  “不是你的错,不怪你。”
  “我知道的,我都明白。”
  “对不起。”
  “我在。”
  “可我不想,我会心疼。”
  “是你。”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队长早已经默默关注着他,护着他,偏爱他,爱的比他更早,更深沉。
  他不在的这两年,队长在想些什么呢?他当初解约,队长,队长……
  许知闲想不下去了。
  他想去找言颂,现在,立刻,马上。
  他还想听言颂的回应,但他上次说了谎,他其实一直对三陪那件事耿耿于怀,他想去道歉,说“我其实没有那么早原谅你”,说“我还别扭了好一阵子”,说“队长你要补偿我”……
  许知闲想恃宠而骄。
  队长会哄他的吧?他要报复回来,在队长哄完他之后对他说“我才不要原谅你”,然后痛斥一番言颂在他当三陪时戏耍他的种种行径。
  他想去找言颂,想告诉他——
  “队长,我喜欢你。”
  许知闲站起身来,却发现车厢内的旅客们纷纷向外走去,陈领队在前面举着一面五星红旗对着他们晃个不停,小风正兴奋地同阿泽说着什么,淳哥在一旁笑他……
  队长呢?
  许知闲来回张望了半天,人流推着他不得不迈开脚步向前去,可他没找到言颂。
  他想抱怨列车长开得太快,因为他最终没能如愿以偿——
  列车到站了,他被言颂骗走的心,再也找不回来了。
  洛伊克是一座充满魔力的小镇。
  他们到这已经是当地时间四点半了,因此,下了火车,他们路上便没再耽搁,直接从小镇搭电车去洛伊克巴德,可言颂不知道去了哪里。
  陈领队说:“大家今晚上好好休息,室内也有温泉,室外温泉或者滑雪的话,等明天再去也不迟。”
  小风兴奋道:“好嘞!”
  孟淳临走时把相机带了出来,一路上已经拍了不少照片,吕子安让他用直传器发到战队邮箱,再挑几张好看的发到官博上。
  阿泽走到许知闲旁边,伸手碰了碰他,许知闲摇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小别墅虽然不如基地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间依旧是两两分配。
  许知闲拖着行李箱慢慢走上楼去,陈领队叫住了他:“妹妹!”
  许知闲回头,陈领队笑道:“言神说让你不用等他,今晚早睡。”
  “哦。”许知闲问,“他有没有说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陈领队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一下?”
  许知闲转身继续提着箱子走:“没事儿,不用了。”
  言颂和许知闲的房间不仅靠窗,客厅内还有一扇门,能直通阳台,站在阳台上,路边的景色尽入眼底。
  许知闲回去后,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痛快地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后,他穿着睡衣,外面又裹了一层厚厚的羽绒服,带着个绒线帽,去了阳台。
  小别墅的位置偏高,头顶是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脉,眼下是错落有致的民房,在夜色渐浓时起了点点灯火,温馨又敞亮。
  许知闲趴在阳台的护栏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隔壁的房间在这时突然打开了窗,小风冲着他招手:“偶像!这里!”
  许知闲看着他笑,摆了摆手,小风兴奋地喊:“偶像!你在等雪吗?”
  等雪?
  许知闲想说不是,他没在等雪,他在等队长。
  “今晚预报说有小雪的!这是洛伊克巴德今年的第一场雪!”
  小风说着,冲他指了指手机,许知闲这才看到他们的战队群里,发了好多关于洛伊克巴德今夜或将迎来初雪的帖子。
  许知闲生在S市,长在S市,16岁去了B市,又辗转到了北美,他见过雪,见过北美强劲的暴风雪,却没见过帖子中说过的,洛伊克巴德的,浪漫的雪。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