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武侠修真 >

全江湖除了我以外都知道我是断袖 作者:青佛(上)

Tags:

  《全江湖除了我以外都知道我是断袖》作者:青佛
  简介
  【温润正经白切黑攻×开朗乐观皮皮受】
  【受穿越了又重生了,金手指大,苏苏苏爽爽爽】
  【有副cp,主江湖,有朝堂,万人迷设定请注意】
  【本书名《全江湖除了我以外都知道我是断袖》,又名《江湖录》】顾笑庸一朝穿越,成了镇国将军的儿子。
  面对这锦绣山河他十分兴奋,四岁时就开始崭露头角,于明堂之上博得天子一笑,成为了名动盛京的神童。
  他利用现代知识步步高升,为国为民耗尽神思,天下人皆叹顾家二公子乃大燕之瑰宝,值得被载入史册那种。
  谁知昏君无能,冠宠妖后,杀尽忠臣良将。
  顾家世代清白,鞠躬尽瘁。
  最后圣上忌惮他们功高盖主,竟生生让顾家落得个通国叛贼的罪名,被世人唾骂!
  名满盛京的顾大才子最后家破人亡,自己也死在了一场大雨之下。
  幸得有良善之人路过,赠他一座青坟安身。
  他带着满腔的悲愤死去,再次睁眼,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四岁那年。
  那时父母犹在,弟兄安康,师父站在漫天桃树下问他:“你当真要回去?”
  他垂下眸子,笑道:“不回了。”
  镇国公的夫人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儿就是在她二郎四岁那年没有一并带去边疆,以至于随后的十几年都不愿意回来,一回来还总要悄无声息地偷跑出去。
  这边她刚放下手里的糕点,就听见管家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夫人!二公子他又跑了!!”
  流言随之四起。
  不得了啦!镇国大将军的二公子今天又双叒叕离家出走啦!!
  有好事者问之:“为何?顾二公子被催婚了?”
  答曰:“非也,被催婚的是他大哥。”
  又问:“难不成是大将军对其要求甚高,要求他熟背八卦兵法和文武书经?”
  再答曰:“非也,被诗书折磨的是他的三弟。”
  来人摸了摸头,疑惑哂道:“那这顾二离家出走干嘛?”
  另一人摇了摇头,一幅你不懂的表情:“追,男,人。”
  夭寿啦!镇国大将军家的二公子是个断袖!!!
  朝廷贵女闻言,纷纷掩面而泣,芳心碎了一地。
  顾二公子一表人才,翩若惊鸿,怎么轻易就断了袖?
  江湖女侠闻言,纷纷拍掌叫好,把酒言欢。
  好家伙,这混世魔王终于有人收了,皆大欢喜,恭喜恭喜,同喜同喜啊!!
  被断袖的主角顾笑庸手拿一壶酒,摸了一把脸,迷惑道:“男人?我追什么男人??”
  他身旁的白衣公子轻咳一下,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只当作不知。
  不是你追男人,是男人追你。
 
 
第一章 
  “别跑!!站住!!!”
  “嘿!这小兔崽子还跑得挺快!!”
  “后边的兄弟跟上啊!!这小子细皮嫩肉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日头正浓着,泥沙堆砌成的官道上尘土飞扬,容易迷了人的眼睛。夏季蛇虫活跃,一条跑到官道上的蛇不知被哪户人家的马车轱辘给压了个瘪,在太阳的暴晒下变成了蛇干,蝇虫萦绕在其上,发出嗡嗡的声音。
  一个半大的小子忽地飞快跑过,惊飞了嗡嗡的蚊蝇。他穿着破旧的粗布麻衣,脚上的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一只,脚底估计是踩到了碎石,血染了整个脚掌。天气太热,穿着鞋走在路上都觉得烫,更何况他还光着脚,也因此起了几个水泡。
  此人虽然穿得破烂,可是那白皙的皮肤和没有茧子的手可以看出曾经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他脸上被人糊了一层泥灰,但是露出的眼睛很是漂亮,此时里面盛满了惊慌,Sh1漉漉的,一看就是个小美人,也无怪乎被人追着了。
  后面追着几个拿着劣质弯刀的粗糙大汉,穿着粗布短打,天气太热,他们身上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汗酸味道。为首的最是凶神恶煞,脸上横贯着一条偌大的刀疤,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逃命的弱小身影,眼里尽是贪婪。
  官道上传来的动静很快引起了一旁茶棚里几个路人的身影,见前方的小孩儿瘦弱可怜的样子都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但是又看后面几个大汉手上寒光闪闪的大刀,又喏喏缩了缩脖子低头喝茶,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只有茶棚的老板拾起衣角抹了把汗,不住地摇头叹息:“造孽啊……”
  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官道上,就敢大张旗鼓地强抢人,这不是造孽是什么?
  前方的小孩儿已然累得气喘吁吁,猛烈的太阳晒红了他的双颊,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脚底的水泡都破了,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觉得肺里燎了一把火,烧得他喘不上气来。
  视野都有些模糊了,见不远处的茶棚里依稀有几个人影,他眼睛一亮就要往茶棚跑去。可再见茶棚里的人都穿着普通的布衣,还有挑着担子进城卖货的小商贩,一个个缩着脖子脑袋,脚下的步子又迟疑了。
  后面的大汉步步紧b1,小孩儿一咬牙,绕开了茶棚离开官道,往小路上跑去。
  茶棚老板见小孩儿绕远了,心下不由得一紧,官道上尚且没人能帮他,那清冷的林间小道又有什么人呢?
  几个客人见大汉追着小孩儿跑远了,连忙给了茶钱匆匆离去,生怕被人给盯上。
  话说两头,这边茶棚老板唏嘘感慨,那边追进林子里的土匪犯了难。
  分明见那小子跑了进来,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妈的,跑哪里去了?!”
  为首的大汉啐了口唾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都给我找!!到手的鸭子都飞了,回山寨大当家的不得扒了你们的皮!”
  几个喽啰都想到了自家y1n狠毒辣的大当家,心底一寒,连忙四散了搜人去了。
  林子不深,几个大汉粗鲁地砍断拦路的树枝,惊飞了在树上栖息的飞鸟。夏季蚊虫毒辣,不一会儿就叮了为首的那个大汉几个偌大的红疙瘩。
  有人踩到了猎户留下来的抓兔子的陷阱,又有人被密林树枝上忽然甩下来的蛇给下了一跳,一时间安静的丛林里热闹非凡,吵得人耳朵生疼。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热闹的丛林才慢慢静谧下来。
  王二正骂骂咧咧地砍断面前的树枝,忽地被什么东西打中了脑袋,力道很大,打得他往前趔趄了一下。
  “谁?!谁打我?!!”
  一回头,却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他刚准备礼物转身去找那个臭小子,却猛然顿住了。
  他那堆兄弟呢,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人影都不见一个?
  四周安静得有些异常,这么热的天气,都听不见蝉鸣。只有远处传来十分幽深的布谷鸟叫,犹如索命的号子。
  王二一时间冷汗都流了下来,却是不敢再动弹了。
  面前忽地传来破空声,王二躲闪不及,被一块小石头狠狠砸中了脑门,疼得他弯下腰捂住头,龇牙咧嘴的,眼泪都出来了。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