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武侠修真 >

穿成龙族唯一的幼崽 作者:婻书(二)

Tags:情有独钟 甜文 仙侠修真 爽文

 
 
 
第53章 
  从学院回到妖神殿之后,雪觅其实就已经没那么生气了,他的气X1ng来得快,散的也快,只是原本高高兴兴卖了丹药,可以跟朋友愉快吃吃喝喝的一天,就被那些人搅浑了,难免有些不爽快。
  回妖神殿之后,星茴叔叔对这事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拿出焚天,然后指点他下次要是遇到这种事,该如何使用焚天能将威力最大的发挥出来,他之前虽然也练过鞭子,但实战打人还是第一次,难免手生。
  龙十七得知他今天在学院里打了架,并没有吃亏,高兴的直把他往天上抛:“我家小崽儿长大了,竟然会打架了,干得不错!”
  说完又给了雪觅一大堆的东西,吃的喝的自然少不了,还有许多一次X1ng的攻击之物:“这个霹雳丹,再有下次,你就把这个丢出去,一次丢一把,炸的对面满脸花,还有这个摄魂符,以灵力催动就可让对方陷入迷阵,让他当众脱衣跳舞丑态尽出!”
  古溪朝着那个不教好的家伙翻了个白眼,又朝星茴多问了两句,得知那执法堂竟然当众偏颇,便不愉皱眉。
  星茴笑着道:“小孩的事大人还是少参合,让雪觅试着自己去解决,要是解决不了被欺负了,我们再出面也不迟。”
  古溪也觉得应当如此,只是若要等雪觅吃亏被欺负,那他们再出面,这事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在妖神殿有龙十七带着闹腾,雪觅也没那些心思去想今天的事,等回了云起,一见到时渊,那点小情绪就又上来了。
  不过这次的事,同样让他开始反思:“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又不认识他们。”
  时渊:“这世上没有任何无缘无故之事,端看是情仇还是利益了。”
  情仇肯定不可能是情仇,他跟那个卢春能有什么情仇,所以雪觅更是不解了:“我跟他有什么利益吗?难道因为我卖了丹药,抢了他生意?可是小集市那么多摆摊卖丹药的呀。”
  时渊将他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手一挥,一道水纹在空中微微荡漾开,很快,有两个人的身影浮现在了水纹当中。
  雪觅瞪大了眼睛看去,那里面的人竟然是白家的兄弟两。
  此刻在白家兄弟的寝阁中,白晟手里端着茶杯脸色沉沉安静不语,他的族弟白荻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灼的走来走去:“今日这事,你说会不会再出什么岔子?”
  白晟轻轻转动了一下手里的茶杯,语气倒是镇静:“能出什么岔子,今日之事,与我们又没甚关系。”
  白晟说完,抬头看向白荻:“这雪觅到底是何人,你一点都没查探出来吗?”
  白荻摇头:“与雪觅亲近的只有那乌空空,这才刚入学不久,时间太短了,但那日禄事阁出手阔绰却做不得假,若能将他招揽得他支持,你竞选大堂主之位应当更能十拿九稳,可惜这雪觅竟然如此不受控。”
  白晟轻笑了一声:“他若是受控的容易任人摆布,怕是也没那能耐在禄事阁豪掷百万灵晶了。”
  白荻叹了口气:“他的叔叔能直接对上执法堂,执法堂的戎灏现在还在小集市上跪着,就连学院长老都不出面,好像默认了此事,也不知他叔叔是什么人。”
  白晟:“怕是学院都得罪不起的人,所以这雪觅的身份,不是皇族,怕也是个王族。”
  他们倒是完全没往小龙君身上猜,小龙君才多大点,刚出壳不久,尽管为了小龙君建造了云起和朝圣城往来的传送阵,但也没说小龙君会入学圣灵,以小龙君的年龄,入学圣灵怕是也要百年之后了。
  主要是开学时日太短了,这才几天而已,所以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查,只是见那雪觅出手不凡,想着若能招揽,总没坏处。
  所以两人只往高阶王族上猜想,毫无头绪之下,只能将这事暂时放一放了。
  白晟:“招揽之事暂时打住了,今天这事之后,也不好再有动作,要是被察觉到什么,招揽不成反倒结了仇。”
  白荻也是这么想的:“谁知道看起来一点脾气都没有的雪觅,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幸好这卢春本就是个蠢笨冲动的,他怕是到现在,也只以为是他自己眼红别人生意,看在对方是个新生想要耍耍威风,却不想踢到铁板。”
  白晟道:“红娘那边你且安抚好,让她嘴巴严实点。”
  白荻连忙道:“兄长放心,卢春还有戎灏他们此刻还在小集市上跪着呢,红娘不傻,我让她去卢春跟前不经意的挑拨一句的用意她心里清楚,这事一出,她定是想要摘干净自己,怕是死死捂着半句都不敢多嘴的。”
  白晟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时渊一挥手,两人的身影和声音渐渐消散在了空中。
  雪觅回头看向时渊:“所以这事竟然是他们一手挑起的,就是为了招揽我?”
  时渊点了点他的额头:“永远不要小看了人心,有时候看似无关之事,背后的牵扯却复杂的很。”
  雪觅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渊渊,我一开始想要跟其他人一样,普普通通的入学,怕有人别有用心的巴结我,所以藏起龙角,这个想法是不是错的啊?”
  如果他没有藏起龙角,谁都知道他的身份,别的不说,就是这种暗中的算计,恐怕根本不会发生。
  时渊倒是没有直接否定他:“任何一件事都有多面X1ng,就看你想要得到的是哪一面,你想要简简单单的上学,那就要去接受去适应可能会出现的攀比打压甚至算计,你若高高在上,那就要接受他人的追捧巴结和处处恭维,前者或许会遇到一两个与你患难与共的朋友,但后者,也未必就会是高处不胜寒。”
  见雪觅懵懵懂懂的眼神,时渊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身份普通时所交的未必是真朋友,身份高贵时所交的,也未必都是假朋友,全看你自己如何去分辨了。”
  雪觅自我反思了一晚上,总算是明白了时渊与他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他发现自己之前走进了一个奇怪的误区。
  虽然当时的感受不太深,那时候他太小了,刚接触这个世界不过月余,即便从未对那些事深思过,但影响还是留下了。
  最初的松溪和景焕,因为他是尘虚宫的人,所以一开始带他出去是别有所图,那时候他深想不到这内里种种,满心只有同龄人的结识和外出的玩乐,即便后来知道了,但放在人命面前,那些最初的算计他也忽略不计了。
  可他哪怕觉得自己应当是不在意的,因着这身份所带来的最初动机,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
  后来他身份被众人得知,各族之人送来适龄玩伴,对他追捧巴结,顿时将当初他以为自己不在意的微弱痕迹放大了些许,因此反感更甚,一度觉得知道他身份与他相交的都不是真朋友,都是对他另有所图的。
  现在他才真正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隐藏了就能得到的。
  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时渊明知他们最初有心算计,却还是任由他跟着出去了,说千遍叮嘱万遍,始终不及他自己感受一遍。
  若当初时渊没让他出去,将所有的算计和不好都阻挡在外,让他身边只有一群因他身份对他巴结追捧的人,现在会如何,他自己都不知道。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