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玄幻奇幻 >

跑团后我成了科研大佬 作者:暗夜公主(四)

Tags:业界精英 升级流 校园 成长

第093章 人才培养 二合一,主要是配角
  安的室友叫做杨优, 农村家庭出生,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家族还有两个一个姐姐一个哥哥, 母亲单独抚养他们长大。
  杨优的母亲,或者说养母康青是个思想陈旧的农村妇女,非常重男轻女, 家里的大姐初中毕业就嫁人了,还因为时常拿钱给弟弟让丈夫对她非常不满。
  杨优的二哥杨满从小就被康青惯坏了,就是个窝里横,出去在外人面前一声不敢吭, 在家里却对家里的女人吆五喝六,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有工作赚钱的能力, 全靠家里的女人们养着, 自然也找不到对象。
  虽然杨满也相过好几次亲, 但相亲对象一听他的条件, 又知道他没有工作不说, 还是个窝里横,还不尊重女X1ng, 自然就不会有后续了。
  杨满完全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还觉得那些和他相亲的女孩子物质, 跟着康青在家里骂骂咧咧。
  而杨优呢, 以前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孩子,也并不受康青的喜欢。
  不过杨优人聪明, 从小学习成绩就好, 虽然康青本来也不打算让她上高中, 希望她和大姐一样初中毕业就出去找个工作或者干脆也找个人嫁了。
  但是杨优学习成绩是真的好, 又有好心的老师帮忙, 再加上她上学不仅不需要家里花钱,甚至还有奖学金,康青才答应让她继续念书。
  平时上学的时候杨优都是住校,而房价回家的时候,康青就没少在她面前念一言寓叨让她多帮帮她二哥杨满。
  杨优是个软X1ng子,虽然她心里不是很愿意,但是没法反抗康青,她上学的时候的奖学金,还有读研之后给导师帮忙拿到的工资,除了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就都给了康青,毫无疑问全都被杨满挥霍掉了。
  再说杨优的养父,他们暂且称他为老杨,老杨以前曾经在军队服役,后来退伍了。
  今年暑假的时候,有老杨以前的战友来看康青母子,言谈间说出了一个隐藏二十几年的秘密。
  原来杨优并不是老杨和康青的女儿,当年康青怀的第三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正好老杨的一个战友去世,战友的妻子扔下了还在襁褓中的杨优走了,老杨又把杨优带了回去,知道康青不会愿意养战友的孩子,就谎称是他们的小女儿,后来老杨去世,这个秘密就一直埋藏了二十几年。
  这个真相的解开,对杨家人的影响都非常大。
  更加让杨优没有想到的是,知道杨优自己的亲生女儿之后,康青居然有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
  一直以来,康青都很为杨满的婚事Ca0心,但始终找不到适合的对象,在知道杨优的身世她有了一个念头,让杨优嫁给杨满。
  虽然在康青的心里,自己的儿子杨满自然是千好万好,但平心而论,杨满在婚姻市场上的条件实在不算优秀,而杨优是京华大学的高材生,长得又漂亮,杨满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在以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杨满自己呢,居然也很轻易地接受了妹妹变媳妇的设定。
  但杨优是万万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她和被完全洗脑了的杨大姐不同,她是抱着还完了康青的生养之恩,就彻底脱离杨家再也不回去的想法的。
  更何况,虽然不喜欢杨满,但从前杨优也一直把杨满当成哥哥看待,怎么可能能接受嫁给亲哥哥这种事情。
  对于康青和杨满的想法啊,她觉得荒唐又恶心,正好那个时候学校快开学了,她就逃离了那个家,跑回了学校。
  只是她没有想到,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的康青和杨满居然会找到学校来闹事。
  学校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点开除杨优,但是杨优依然十分崩溃,也担心康青他们继续闹事,在安的追问下,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她了。
  安一口气说完这些,又说道:“杨她平时特别节俭,她的手机都是那种特别便宜的,用了好多年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她的导师压榨她的劳动力,给她开很低的工资,后来才知道不是这样。以前我没多想,因为我听说很多夏国人都有储蓄的习惯,喜欢把钱存起来,我以为杨也是这样,现在才知道……”
  听她说完,办公室里陷入了沉默,怎么说呢,在夏国这种家务事是外人最难插手的事情,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是这么回事。
  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家务事小,或者家务事不值得管,纯粹是因为当事人可能自己信念都不坚定,外人管了之后反而容易被倒打一耙,弄得里外不是人。
  沉吟了一下,陈颂说道:“按照我们夏国的法律,公民拥有婚姻自由,只要杨优同学自己立场坚定,谁都不能勉强她和杨满结婚。而且杨家和杨优同学的收养关系有些问题,该如何判定目前不好说,但至少在法院作出判决之前,杨满和杨优是养兄妹关系,属于夏国法律中规定的拟制血亲,符合直系血亲不能缔结婚姻关系的法律规定。”
  安听着连连点头,“我不太了解夏国这方面的法律,如果是这样的话,杨就有理由可以拒绝他们了吧?我回去告诉杨。虽然我不太理解,但我觉得杨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好像一直不太擅长拒绝别人。”
  陈颂点点头,他能理解杨优的状态,虽然没有深入研究过心理学,但在不正常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有点X1ng格缺陷真的不是什么稀奇事。
  想了想,陈颂对安说道:“这件事情想要解决,还要看杨优自己的想法和决定,我们只能帮一点小忙,但无法为她做太多。”
  毫无疑问,杨优是不幸的,但她又是幸运的,她一路走来得到过太多人的帮助,而且她有自己最强大的武器,聪明的脑子和脑子里的知识,只要她能够下定决心,她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然,杨家对她是有养育之恩,但养育之恩不需要用以身相许来报答,更何况陈颂相信杨优这些年为杨家也已经付出了很多,等杨优功成名就之后,她可以报答杨家的方式有很多,只要她现在足够清醒,意志足够坚定。
  安点点头,说道:“我相信杨可以的,这种事情她肯定不会妥协的。”
  陈颂笑了笑,不置可否,他对杨优不了解,不清楚她的X1ng格,也不想对此发表什么评价。
  让陈颂没有想到的是,很快他就在智院长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传说的康青和杨满。
  他是去找杨院长是有点不算紧急的行政上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中老年妇女尖锐的嗓音,抬头看去正好和智院长看了个对眼。
  此时办公室只有三个人,智院长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脸木然,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崩溃,而在他的办公桌前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因为背对着陈颂,陈颂无法看清楚他们的长相。
  更靠近智院长的是那个中老年妇女,她手舞足蹈,情绪看起来非常激动。
  另外一个人看起来是个年轻男人,姿态有些畏缩的样子跟在中年妇女的身后,含胸驼背,身高本来就不高,这么一看就更矮了。
  陈颂脚步一顿,下意识想要离开,但转念一想老师有麻烦他转身就走似乎太不厚道了,于是停下脚步敲了敲门,扬声问道:“老师,您现在在忙吗?”
  智院长露出了解脱的笑容,“陈颂,你来了啊。进来吧,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陈颂走进办公室,小严和小周比平时跟紧密地护在他的身侧,谨慎地盯着办公室里的中年妇女和年轻男子,毕竟这两个人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好像很有攻击X1ng,尤其是那个中年妇女。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