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玄幻奇幻 >

跑团后我成了科研大佬 作者:暗夜公主(三)

Tags:业界精英 升级流 校园 成长

第067章 孪生素数猜想 二合一
  自从强制休息和轮休的规定开始执行以后, 实验的进度不可避免地降了下来,不过其实也没有降低很多,所以一段时间后大家也就不再抱怨了。
  而也因为这个强制休息的规定, 陈颂和童一淮有了不少的时间去研究升压器的相关论文,目前对于如何将升压器小型化已经有了初步的设想,但对于这个设想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还得实践去证明。
  可惜也正因为这个强制休息的规定,即便他们想要在空余的时间去做点小研究也没有被同意,按照王院士的说法,“休息!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休息吗?都是年轻人, 你们怎么就不能做点青年人休息的时候该干的事情呢?比如出去玩一玩,或者玩玩游戏?再不行就躺着睡觉!反正休息时间不是让你们搞研究的。”
  两人只好偃旗息鼓, 暂时把这个小研究放到一边, 并且本人还被王院士扔去和研究所里的一些年轻研究员一起聚会了。
  这些年轻研究员多数都是正式研究员的学生, 少数几个正式研究员做的也是比较边缘的工作, 因为平时不太能接触到, 所以陈颂和童一淮和他们并不是很熟悉。
  年轻研究员们的聚会是他们自己组织的,主要原因就是大家被强制休息了, 不能工作在宿舍里呆着也无聊,干脆就约着一起玩一玩。
  聚会是在他们的群里发起的, 而陈颂和童一淮虽然年轻, 但因为看起来太不接地气,根本就不再这个群里, 所以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件事情。
  倒是王院士, 因为他的学生也参加了这个聚会, 所以多少知道一些, 干脆就让自己的学生把陈颂和童一淮给打包带上了, 免得他们年纪轻轻的整天除了研究没点生活。
  王院士的学生也姓崔,叫崔晓墨,是个圆脸微胖的女孩,从前也和陈颂他们接触过几次,但都是工作上的简单接触,私下并没有什么往来。
  突然被老师扔了这么个任务,崔晓墨显得尴尬又茫然。
  道理是很简单的,虽然陈颂和童一淮和他们的年纪差不多,可是能力和地位真的是天差地别,更像是和他们的老师同一级别的存在。
  谁出去玩,谁想要身边跟着老师呢?
  可是王院士的吩咐,崔晓墨也不能拒绝,不得不带上陈颂和童一淮一起玩,并且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小伙伴们说起这件事情,崔晓墨不知道还有谁能比自己更惨。
  陈颂和童一淮其实也有点尴尬,虽然他们不排斥和同龄人一起玩,可是并不想强人所难,毕竟项目组年轻人的聚会不叫上他们,这不就是很明显的不想跟他们一起玩的信号了吗?
  至于其中的缘由,陈颂和童一淮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不过自从他们到研究所以来,王院士对他们一直非常照顾,就像是自家的长辈一般,他们知道王院士这样做是想让他们和研究所里的年轻人多来往,毕竟虽然他们在研究所里的人际关系处得也不错,但关系好的都是年纪比他们大很多的,研究之外很难玩到一起。
  故而王院士的一番盛情,他们也着实不太好拒绝。
  陈颂对崔晓墨笑了笑,说道:“崔博士,你们这个活动怎么安排的啊?我和师兄需要做些什么吗?”
  事到如今,崔晓墨也已经放弃了抵抗,她说道:“这个不是我组织的,具体怎么安排我也还没看呢,不然我们加个好友,等我了解一下再跟你们说?”
  陈颂知道崔晓墨大概是要先和其他人沟通一下,也不为难她,爽快地加了好友,然后就和崔晓墨告别了。
  两人一走,崔晓墨就在群里@了全体成员。
  崔晓墨:“告诉大家一个噩耗,刚刚我老板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带上童和陈去参加我们的聚会!”
  崔晓墨作为王院士的学生,也是年轻研究员里最出色的几个人,同时也是这个群的管理员之一。
  仁珈珈:“啥玩意?你是说那两个变态吗?”
  仁珈珈是这个群的群主,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她是崔院士的学生,毕竟博士毕业,目前是研究所的正式研究员。
  崔晓墨:“悲。不然还能有谁?我老板发话,我不能不带啊。而且原先我们和他们不熟,他们也没说要来,我们邀请他们也就算了,现在如果说不带他们,就把人得罪了啊,而且也太尴尬了。”
  仁珈珈:“既然王院士开口,那带是肯定要带的啊。不过如果带上他们的话,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吗?大家有什么意见?”
  另外一个群管吴萧然说道:“就按照原计划也没问题吧?他们虽然平时和我们没什么接触,也不是一个级别的,可是到底年纪差不多,私底下喜好应该也差不多吧?”
  仁珈珈:“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主要是听我老师说,他们两前段时间去体检的时候遇袭了,虽然当时没出什么事,但出行大概还是得注意一些。”
  吴萧然:“还有这事啊?还是珈珈你消息灵通,这样的话,不如我们还是维持原来的安排不变,但是把地点换一换吧?我们原先定的那个宿营地安全上可能确实不太适合,不如把地点换到我家在幽州郊区的一栋别墅如何?那里地方是有点偏,但是附近有景区可以去玩,另外别墅区的安保也不错。”
  仁珈珈:“这倒是不错,不过在你家没问题吗?”
  吴萧然:“没问题,别墅那边平时本来没人住,只有家里有人休假或者带人去玩的时候会去小住一段时间,平时虽然有佣人在,不过我可以提前让他们收拾了别墅然后放假。”
  仁珈珈:“很木奉!那这次就拜托你了。”
  崔晓墨:“还有一个问题啊,这次活动带上他们的话,我们是不是得拉他们进群啊?不太显得好像我们在故意排斥他们一样,虽然我们确实是在故意排斥他们,但这绝对不是恶意的啊。宝宝只是觉得他们呆在一起,就好像和老师们呆在一起一样,宝宝害怕。”
  仁珈珈:“是得拉人进来。这样,把消息清一清,然后你拉人。”
  群里顿时一阵哀叹,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学生们建了一个班级群,然后班主任知道了,并且要求进群一样。
  仁珈珈:“别这样,开心点。不管怎么说,能和他们两多认识认识,对我们没坏处,不管是为了和未来新星处好关系,还是为了偷师学点东西,都是好机会啊!”
  大家依然是一阵沮丧脸表情包,这个道理到家都懂,可是大家都是年轻人,没有那么多功利的想法,私底下只想快乐地放飞自我,并不想放飞自我的时候有班主任盯着。
  仁珈珈:“好了好了,别刷了。我等会会再建一个新群,你们加一下,以后有啥比较敏感的话题,我们就在新群里说。不过你们也别做得太明显了,这个群也不能一点不聊啊。”
  大家顿时开心了,排队发“懂”字。
  其实他们当然也不是不愿意和陈颂、童一淮接触,主要是,这个群是他们的自留地啊,是他们吐槽各种事情,包括崔院士等人的地方啊。
  有谁能做到,拉着管理层一起吐槽老板呢?
  怕不是嫌弃自己命太长,过得太舒服了!
  新群拉完,聊天记录该删的都删了,仁珈珈才私聊崔晓墨,让她可以拉人了。
  就在仁珈珈他们手忙脚乱安排的时候,陈颂和童一淮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事,只是有些遗憾不得不暂时放下正在兴头上的小研究。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