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悬疑推理 >

查无此人 [刑侦] 作者:木尺素(中)

Tags:情有独钟 强强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他俩想怎么逃啊?”平安问。
  许辞道:“这岛上就两个民宿。我认为她住咱们这里的可能X1ng更大。”
  平安放下望远镜,回头看向许辞,“为什么?”
  许辞反问:“你觉得她和商博然是什么关系?”
  平安:“很有可能是情人。黄雨欣伙同自己的情夫商博然,杀了丈夫崔俊杰。他们俩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情。毕竟……商博然这次冒了很大的风险,他几乎豁出去、付出了一切——
  “凶案当晚,商博然提前离开直播现场,警方一定会怀疑他。此外,警方会调查网红公司的员工、老板……继而多半会发现商博然拉皮条的事情。
  “所以,从他答应黄雨欣犯案开始,他算是把从前的一切都抛下了。那一刻他已经做好放弃国内生活,出逃到国外的准备了。”
  瞥一眼对面民宿的方向,许辞道:“是,商博然让司机去农贸市场制造混乱、以便自己趁机逃跑。警方原本只是怀疑他。他这动作反而坐实了自己有问题。他敢这么做,一定是因为他早就设计好了出逃路线。只是……”
  许辞眼神一黯。也不知道是在怀疑什么。
  平安问他:“只是什么?”
  许辞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商博然在农贸市场的动作,只会引来警方更严厉的打击。警方完全可能沿路设关卡封控、将他外逃的可能彻底封死。”
  平安道:“可是现在警方似乎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让商博然顺利到达丽花旅舍……这种情况下,黄雨欣真的敢去见他吗?她不怕旅舍周围已被警方埋伏了吗?
  “按理,她根本不会来这个岛。她直接跑就行了,她管商博然干什么?”
  “这就是我问你黄雨欣和商博然关系的原因。按我的判断,即便他们是情人,以黄雨欣这样手段狠辣的作风……就按你说的,她根本不会来这里。除非偷渡外逃的资源,完全掌握在商博然的手里。”
  许辞淡淡道,“商博然不是傻子,独自握有偷渡资源。没有他,黄雨欣逃不走。这是他绑住黄雨欣的手段,也是黄雨欣不得不出来见他的原因。”
  平安一拍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黄雨欣不得不来见他,但又怕对面旅舍有警方的陷阱……所以她可以退一步,提前入住这边的旅舍观察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总之,商博然是明面上的靶子。她躲在后面,可进可退。”
  房门在这个时候被叩响。
  平安很诧异地与许辞一个对视,然后上前开了门。
  门外赫然站着一个美艳无双的美人。
  她朝平安嫣然一笑,眼波流转间,又瞧向了屋内的许辞。“能和你聊聊吗?”
  “那什么——”平安上前一步,似乎想阻止。
  许辞倒是朝平安一点头。“没事,你出去吧。”
  平安皱起眉,忧心忡忡,但也只得暂时离开。
  屋内一时只剩许辞与这位不速之客。
  “你就是黄雨欣?”许辞问。
  “准确的说,在组织里,我的名字叫血莺。”血莺朝他笑了笑,走上前,很闲适地坐到了许辞的对面。
  “我认识你。你叫许辞。对么?改头换面……你防的是警察。
  “许辞,做笔交易吧。你帮我逃走。我不向任何人暴露你的身份。甚至……我还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东西。你想知道四色花的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第37章 
  时间退回至五个小时之前。
  许辞挂断电话后, 祁臧立刻又给他打了过去。
  许辞迅速拒接,随即收到祁臧发来的消息:[你在哪儿?我们见面谈一下]
  许辞沉默。
  祁臧又给他发来:[黄雨欣是我的犯人,我不会让任何人包庇她, 包括我的顶头上司,她不可能从我手上逃走,你能够相信我吗?]
  30秒后, 许辞给祁臧发了个定位:[到这里面谈]
  大概20分钟后。
  祁臧赶至许辞的地点, 发现他已经到了。
  此地是许辞公司所在的沂水区。这里属于经济开发区,道路宽阔,沿路大多是物流基地又或者工厂。工作时间,道路上基本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车辆。
  许辞的车就停在路边,祁臧掉头拐过去,驾驶着越野车非常张扬地正面朝许辞那辆个头略小一些的SUV开过去,在车头即将碰上许辞车的车头时才堪堪停下。
  烈日炎炎的夏季, 两辆车就这么头碰着头停在路边。
  祁臧开车门, 下车, 大步走向许辞。
  许辞打开车门,请他坐上副驾驶,然后打开手机地图给他看。
  “这是——”祁臧猜测着,“商博然逃跑的那个农贸市场?”
  许辞点头。“我朋友一直跟着他。不出意外, 他去隔壁淮海省了。估计他会去靠海的某个小岛,以那里为中转点……之后再想办法偷渡。”
  放下手机, 许辞看向祁臧的眼睛。“我在想, 商博然不傻,他这个年纪、这个阅历的人, 不应该会为追求所谓的爱情抛弃一切。可他为什么敢堂而皇之地通过那种方式甩掉你的人?
  “甩掉你的人之后, 他大摇大摆地开着登记在他名下的那辆路虎开向临省。途中他只换了车牌——当然, 他必须换,否则天网可以立刻通过车牌号锁定他的位置——可他既不找机会更换车辆、也完全不避开诸如高速收费站这种可能会检查证件、监管到他的地方。又是为什么?”
  瞥一眼祁臧拢眉的样子,许辞继续道:“我只能怀疑他有恃无恐。发现商博然做出这种事情,你会立刻怀疑他有重大嫌疑,继而试图沿路封控、排查所有人。可你一个人说了不算。
  “现在商博然只存在理论上的嫌疑,没有任何证据能为他定罪,你这流程走起来不容易。涉及到跨省封控,就更麻烦了。这个时候的张局无疑非常关键。
  “我现在推测商博然和黄雨欣是情人关系,约好了一起出逃。如果张局卡你流程卡个几个小时……即便最终他同意封控,商博然已经逃了。”
  沉默了一会儿,祁臧表情严肃地看向许辞。“在你看来,商博然大摇大摆开着他自己的车逃跑,是因为仗着‘上面有人’给他开绿灯。这是你不愿意大大方方将商博然动向分享给警方的原因。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你把张局先预设成问题人物,才会得出的结论?”
  听到这话,许辞立刻皱了眉。眉宇间有了显而易见的戾气。
  祁臧却是继续道:“可能这话你不爱听,但我必须客观。我怀疑商博然涉黄,找了我们扫黄队的。你猜我得到了什么消息?他们刚接到针对商博然的举报,已经怀疑他涉嫌买卖妇女强迫卖|Yín 。此事即将正式立案。此外,商博然父亲的公司已经破产重组,现在处于严重负债的状态。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